二猫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二百一十二章知耻而近乎勇
    万阳心思急转的紧紧看向了柳明志的方向:“莫非是你?”

    在场的众人也只有柳明志说了一段鼓励秦斌的话,可是说过这句话之后柳明志一直端坐在原来的位置没有动弹,他是怎么帮助秦斌作弊的哪?

    万阳等金国士子看的是另一面大棋盘,若是只在中央竖起一座大棋盘柳明志也只能无可奈何,只能说是天意啊。

    万阳虽然有所怀疑可是没有丝毫的证据,也只能将棋道对决归于天意。

    他倒是知道江湖中高手可以达到传音的能力,可是柳大少走路轻浮的脚步根本不像是习武之人,想要做到传音入密更是天方夜谭。

    而且端坐在一旁的呼延玉根本没有丝毫的反应,如果有人传音入密无论如何应该都瞒不过他的耳目。

    除了能够看到大棋盘上铜镜折射的人,谁都想不到柳明志无声无息的帮助秦斌完成了一场作弊的行为。

    万安坪恭敬的看着秦斌:“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无声无息的屠了我的大龙吗?”

    秦斌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真心求教的万安坪:“胜你的是天意!”说完也不管万安坪能不能领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起身走下了擂台,神色低沉萎靡,没有丝毫取得胜利的感觉。

    万安坪摸着下巴看着步履蹒跚的秦斌:“天意?有趣。”

    “秦兄,恭喜你拔的头筹。”柳明志双手抱拳真心实意的祝贺者秦斌。

    秦斌抬起头惨笑一声的看着柳明志,没有坐回亚元的位置,而是身影落寞的走向了贡院的大门。

    “棋道大比,龙国江南士子秦斌获胜。”

    因为定下了一局定输赢的规矩,金国士子根本没有翻盘的机会。

    万安坪低落的跪坐在金国使团的位置:“统领,万安坪无能,请统领治罪,万安坪绝无怨言。”

    万阳神色平淡的看着低落的万安坪:“怎么回事,你明明已经掌控了全局,怎么会被反杀一局,大龙都被无声无息的屠掉了?”

    万安坪回忆起了棋局茫然的摇摇头:“属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秦斌一反常态的转守为攻,步步紧逼,棋路变化让属下防不胜防,而且他设好的定子让我毫无下手之处,固若成汤攻守兼备。而且属下一直防备着他的冲势,可是不知不觉间我的大龙竟然被他的黑棋全部包围了,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万阳脸色复杂:“其中必有蹊跷,只是我看不出来蹊跷在哪里!”

    “属下无能。”

    秦斌摇摇晃晃的走到贡院大门口,看着繁华的街道来往的人群,竟然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秦斌竟然舞弊了。”

    贪婪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秦斌眯着眼抬头望着天空:“多好的艳阳啊,真舍不得。”

    “这位守卫大哥,可否借你的兵刃一观?”秦斌对着贡院大门前两个守卫之一左边的守卫询问道。

    守卫先是迟疑的看了一眼秦斌,手中的佩刀可不能随意的交到他人的手中,不过看着秦斌有些病恹恹的模样,且身体文弱倒也不像为非作歹之辈,而且他是从贡院之中出来的学子。

    今日但凡有资格进入贡院的学子皆是高中举人的身份,将来可是要做官的存在,想来想去还是不宜得罪为好。

    “公子,刀刃锋利,公子小心点伤了手脚咱可吃罪不起。”

    秦斌接过守卫手中的佩刀:“多谢大哥。”

    轻轻的抽出刀刃,迎着阳光刀身反着寒光秦斌深吸了一口气:“秦斌为守国尊而失德行,唯有一死以谢天下。”

    家中老母的殷殷期待望子成龙的容颜,第一任夫子谆谆教诲的音容在脑海中一一闪现,秦斌翻转刀身眼睛一闭直直的向着自己的脖颈抹去。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以你的才学如此轻易死去未免是大龙的损失。”一个苍老的声音回荡在秦斌耳边。

    “秦兄,老爷子说的对,你糊涂啊,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太史公曾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区区一道棋道对弈你就心存死志,泰山也?鸿毛乎?”

    秦斌睁开了眼睛,只见守卫大哥双腿颤巍巍看着自己,山长闻人政面色淡然的双指夹住刀身寸步不得进,柳明志一脸沉痛的站在一旁。

    “山长,柳兄,你们怎么出来了?”

    柳明志夺下秦斌手中的佩刀还给了守卫:“在里面我就发现你的神色不太对劲,不放心你一个人出来就找了老爷子一起出来寻你,没想到.........”

    “唉,若不是柳小子机灵,老朽二人来的及时,你这一条大好的性命可就陨灭了,棋道对弈的事情老朽一直在旁边观看,于公你是为国争光,于私你是问心无愧,怎么就能想不开哪?”

    秦斌面色惨淡的看着柳明志,帮了自己的是他,可是害了自己的还是他:“山长,柳兄,秦斌为了取胜而失德行,有愧于家母的教导,有负于恩师的教诲,有何颜面再面对江南的诸位士子。”

    闻人政哼了一声:“糊涂,金国士子不宣而战,打了咱们一个措手不及,于情于理你这么做都不过分,若是给了咱们准备,又岂会如此被动?”

    想起了周飞昼夜兼程赶来求救的事情,加上棋道对弈的比试更是差点害死了自己书院的一位得意门生,闻人政的话语中充满了对金国使团的怨气。

    柳明志轻轻地拍了拍秦斌的肩膀:“秦兄,十年寒窗究为何?”

    秦斌一愣郎朗说道:“只因山河尚未清。”

    柳明志鼓了几下手掌:“好一个十年寒窗究为何,只因山河尚未清。山河尚未清明,你十年寒窗苦读,一朝成名动金陵就是为了今朝的引颈自戮吗?”

    听了柳明志的话秦斌的眼睛之中恢复了一些神采:“柳兄,我........”

    “生如蝼蚁,当立鸿鹄之志,秦兄你要且行且珍惜啊。”

    秦斌逐渐的收敛心神冲柳明志报了一拳:“多谢柳兄教诲,命薄如纸,应有不屈之心。”

    闻人政欣慰的看着书院之内的两个得意门生淡笑着抚摸着胡须:“老朽看应该是生如蝼蚁,当立鸿鹄之志,交天下英才;身处草芥,宜怀社稷之心,新递世间豪俊。”

    “老爷子大才。”

    “山长大才!”

    “秦兄不求死了?”

    “活着更好,一雪前耻近乎勇者。”( 我娘子天下第一 http://www.2mwx.com/5_5415/ 移动版阅读m.2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