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猫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地的元 > 7
    无情,戏子无义,在这时代这具至臻格言被演绎的淋漓尽致。“好了,我去上趟茅房,你们接着喝,我很快就回来。”李雨果起身说道。石大成调侃道:“不会是去吐了吧?雨果老弟,你这酒量有点危险啊……”“哈哈,回来我自罚三杯!”李雨果说道。“得,听到没有,我家雨果兄弟说要自罚三杯!”石大成吆喝道。李雨果来到了门口,这时候君雪跟了上来,君雪说道:“少爷,我也一起去?”“害怕?”“嗯。”君雪乖巧的点了点头。李雨果笑道:“包间里面的人是自己人,而且还有你贼皇大哥,我去去就来。”“好,好吧。”君雪垂头说道。李雨果整理了一下衣服,来到了三楼,恰恰这时候老妈子正在抽着烟枪,吧嗒吧嗒抽个没完,老妈子看到了李雨果过来,连忙说道:“哟,原来是姑爷,姑爷啊……”“张妈,哈哈……好久不见,对了,我给您带了个礼物!”说着李雨果从怀里拿出了一包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特种烟丝,他说道,“这是我商人朋友送给我的,但是您也知道,我不抽烟……故而这些东西孝敬您了。”张妈结果了烟丝,她闻了一下,脸色大变:“这,这么香醇的烟丝,你真的打算给我?”“价值一百两白银!”李雨果说道。张妈是个明白人:“嘿,你说罢,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是要有什么事情拜托妈妈。”说着,张妈将烟丝重新用油纸包好,藏到了袖子里面,准备带回去享用。李雨果早已经准备好了说辞,他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家里的那口子……”“您是说郡主?郡主是母老虎不是一天两天了,您之前不都是一笑置之么,今天咋就愁眉苦脸了?”“张妈您是不知道,最近快到她生日了,所以呢……我准备给他弹奏一曲助兴,但是在琴艺方面,我也是十分差劲,要说整个纳兰城琴艺最好的,那可是玲珑小姐了,所以呢……我这趟来是想找玲珑小姐讨教讨教。”李雨果说道。张妈脸色一变:“您这让我很为难啊,玲珑小姐那可是李玉堂李将军点名的女人,平时谁都不可见,只有在每个月月初的时候,她才会出来献艺,您要是找她,那还是下个月月初吧……”李雨果故作紧张:“不可不可,月底就是大日子了,拖延不得,还请张妈您行行好,毕竟这事情您不说,玲珑姑娘不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玉堂将军又这么知道呢?”说着,李雨果一脸肉痛的递给张妈一锭银子。张妈看到了这银子,眉头舒展开来:“也罢,给你一炷香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里,怕是姑爷您也做不了什么事情,况且我看您也不敢跟李将军作对……但是我可在这里说好了,快去快回!”“得嘞!”李雨果哈哈大笑。张妈看着李雨果离开的背影,她一边啪嗒啪嗒的抽着烟,一边喃喃自语:“这软饭王啥时候嘴皮子那么利索了,跟变了个人似得……而且以前他可是提都不敢提玲珑姑娘,奇怪了……”李雨果来到了门口,他敲了敲门。“是妈妈么?进来吧,门没关……”里面传来了白玲珑清脆的声音。那声音忧郁中带着一抹不甘,不甘中又多了一抹妩媚,光耳根子这么一听,就感觉苏绵入骨了。李雨果心里骂了句娘:“真是个妖精!”当他进去之后,正好那白玲珑在打扮,她看到了来人是李雨果,脸色一边:“怎么是你?”“其实是这样,我是来跟白姑娘商量个事儿……”李雨果说道。白玲珑立刻起了身,气呼呼的说道:“你出去!这事情若是给玉堂知道了,我免不了一番责罚!你出去,不然我就叫人了!”仔细一看,这白玲珑的确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儿,漆黑的长发披泻下来,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细长的柳眉被她画上了深紫色,暗色的眼影下,被长睫毛盖着的褐色双眼烁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光,却深藏着不易察觉的忧伤,用冷酷深深掩着。那高窄的鼻梁,秀气中带着冷漠。咬着几乎无一丝血色的唇,似雪的脸上显出几分苍白。她身穿一袭粉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更加衬托出她绝佳的身材,再搭配一条嫩黄色天鹅绒般的长裙,让她在冷漠中多了一份秀色可餐的味道。“本来我是来告诉你弟弟的下落,但现如今你是不愿意听了,既然如此,我告辞……”说着,李雨果掉头就要离开。然而白玲珑一听到自己弟弟,立刻就站了起来:“你怎知道我弟弟的事情?”“我不仅仅知道,我还知道他在哪里!”李雨果说道,说得非常坚定,不含任何犹豫。“什么?!”白玲珑俏脸唰的一下就白了,双眼噙着眼泪:“不可能,玉堂为了找他,可是找了足足三年,他都找不到,你一个废物怎么可能找到?!”“哈哈!你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如果李玉堂将你的弟弟带过来,你还用在这里继续卖唱么?如果他是真心待你,区区三千两的赎身金,他又怎负担不起?”李雨果直接开门见山。“那我弟弟在哪里?”白玲珑说道。“十里郊外的乱葬岗。”李雨果漠然说道。话音刚落,白玲珑有些站不稳,差点就摔在了地上,李雨果立刻去扶他。白玲珑泪如雨下,她咬着牙,哭得是梨花带雨,花容失色,“你说谎!之前我还记得,玉堂将我弟弟的玉佩带过来了……”“那我要是说,是李玉堂杀了他,然后将他丢弃在乱葬岗里面,之后为了留住你,他故意拖延时间,你信不信?”“不信。”白玲珑说的很直白。“如果你想知道真相……明天一早,你来市场找我,我便带你去看看你弟弟……倘若你不想知道,就当我没来。”李雨果说道。“等,等一下……”白玲珑已经开始恍惚了,她嘴唇颤抖,身体开始摇晃了起来,“他是你兄长,你为何要这般针对他?”“我只是不希望你蒙在鼓里罢了,你每天的枕边人,那可都是你的杀弟仇人,如果是真的,你不感觉悲哀么?”李雨果说道。白玲珑站着久久没有回过神来,而李雨果早已经离开了三楼。乱葬岗是整个纳兰城最阴暗的地方。连年的饥荒,让纳兰城变成了一座人间炼狱,在炼狱之中,每天都有人在死去。在这里人命就好似草芥一样不值钱,可能比草芥更不如。在乱葬岗里面的人,运气好一点的,还能够有人将其埋葬在土下,但大部分的人,死后尸体都是被随意丢弃,引来塞外的野狗鬣犬,争相啃食他们的尸体。这里到处可以看到白骨和破碎的衣服,而在乱葬岗里面,还埋藏着不少的罪恶。马贼们都会将自己杀害的百姓丢在这里,因为这是一个天然的避风港,尸体在这里,根本不会有人去调查,可以说这也是纳兰城的罪恶之源。李雨果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救济百姓,是因为这里的恶根尚未除去,不然粮食赠给百姓,只会遭来灭顶之灾。饥饿会让一个善良的人变成恶魔,他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去抢夺别人的粮食,这就是人性。在乱葬岗的中间地带,贼皇和君雪就在李雨果的身边,远处马车缓缓靠近,这是一辆十分豪华的马车,也是来自于杏花楼的马车。从马车内传来了一阵香气,又下来一个人,来人正是白玲珑,她闻到了这腐臭的气味,眉头微微一皱,但还是快步的朝着李雨果走过来:“我来了,我的弟弟呢?”“就在这里。”李雨果将草席打开,这是刚刚挖出来的一具尸骨,尸骨很完整,在腿部还有根骨头扭曲,那是曾经骨折的证据。看到了这扭曲,白玲珑的脑子嗡嗡作响,她不敢相信,自己朝思暮想的弟弟竟然已经死了。曾几何时,她和弟弟相依为命,从偏远的山村来到纳兰城,想要寻找到一份生计,而弟弟在路途中与她失散,当时难民队伍遇到了一群饥饿的妖兽,妖兽们追杀不止,夺取了不少人的性命,又咬断了她弟弟的骨头,所以这才落下个瘸腿的毛病。“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白玲珑尖叫着,跑过来,却一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她捧起了自己弟弟的尸骨,哭得跟一个傻子一样。李雨果蹲下来说道:“你看你弟弟的脖子……这是枪的痕迹,一枪贯穿了他的咽喉,在整个纳兰城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人不超过三个,一个是纳兰梦,还有是李玉堂,另外一个则是一个马贼头子,但是马贼绝对不会好心的将尸体埋葬,必然会抛弃在荒野之中,让其自生自灭……”“那纳兰梦呢?她难道就没有可疑之处么?!”白玲珑的眼泪爬满了面孔,歇斯底里的大叫。“若是说她杀了他,为什么信物会出现在李玉堂的手上呢?你太美了,有时候美也是一种罪……”李雨果说道。白玲珑哇哇大叫,她悔恨的想要与弟弟一同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但是她不甘心,她太不甘心了,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又如何能够对付李玉堂这样的高手呢?“我该怎么办……”白玲珑的脑袋,砸在了地上哭道。“你帮我们,我也会帮你,这是一场交易。”李雨果说道,他伸出了手。白玲珑放下了弟弟的尸骨,她在李雨果的搀扶下缓缓起来,她忽然觉得自己很脏,脏的全身上下都是污秽,明明是她的仇人,但她却伺候了她三年!三年,她从十六岁到十九岁,最好的三年,最美丽的三年,竟然都给了一个丧尽天良的家伙……“我要杀了他……”白玲珑此时已经有些失控了。“冷静点吧,你现在过去找他,那他就赢了……”李雨果说道,“一下子杀了他,你不觉得太便宜他了么?她对你的所作所为,难道你咽得下这口气么?”“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白玲珑呜咽的说不出来话。“李玉堂勾结马贼,压榨良善……据我所知,他应该有个账本,还有一些给马贼来往的货物清单,而这些东西……能够帮我们揭示李玉堂的真面目,让整个纳兰城的百姓都知道,他李玉堂是一条狗,一条吃人不吐骨头的狗,让他名誉扫地,这比杀了他更加合适,不然他若是死了……他也许就会变成英雄,毕竟现在在全城人的眼里,李玉堂就是一个好人,一个好将军,他是仁慈的化身,他是正义的使者。”李雨果说道。“我……我做不到。”白玲珑说道,“我只是一个弱女子,我怎么做得到?”“不,你很坚强,你比任何人都坚强!我查过你,你以前是某个村子村长的女儿,出生书香门第,但是为了寻找弟弟,你甚至于都能够忍辱负重,就这份决心,你已经凌驾在所有人之上了!如果可以,我愿意亲自去找出那些账本,但是李玉堂太小心了,他提防着身边每一个人,包括他最亲近的人……他明明腰缠万贯,但却不肯将你赎身,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么?”李雨果说道。白玲珑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我可以试一试,但是……我应该怎么联系你?”“我。”贼皇走了出来,他说道,“你窗台外面有一个小花盆,平时都是你自己打理的,你若是有消息要传出去,就将资料用油纸包裹好,然后藏在花盆底部,在花盆周围系一根白丝带,我就会过来取走你的密函。”“好!”白玲珑毫不犹豫的说道,她此时已经双眼充满怒火了,弟弟是她活着的希望,现如今希望没了,她说什么都要将弟弟的血仇给报了。她缓缓的抬头:“李雨果,你似乎和以前大不一样了。”“是么。”李雨果双手负在身后,他微微一笑,“人么,总得带着一张面具,当然要认清楚自己的真实身份,唯一要注意的是,这张面具不能待戴的太久了,不然和脸皮长在一起,假的也变成真的,到时候就真的去不下来了。”“好了。”李雨果向前走去,“碰面就到此结束吧,不然你离开久了,张妈若是看出什么端倪,那就不好了……张妈这个人唯利是图,为了钱,她会出卖她能出卖的一切,哪怕是你……”“我知道。”白玲珑缓缓说道,“李少爷,谢谢你。”白玲珑恭恭敬敬,朝着李雨果鞠了一躬。李雨果不再停留,而是和贼皇、君雪离开了乱葬岗。“接下去我们做什么?”君雪问道。“差不多哦,应该给老百姓们造一些福利了。”李雨果看着天空,天阴沉沉的,乌云遍布,但是他知道,在这乌云的后面,是绚丽的阳光。只是乌云太厚重了,将阳光完全遮挡,这才让四周围的大地看起来死气沉沉。但这时候,乌云忽然出现了一道缝隙,一抹阳光偷偷的溜跑了出来,洒在了城墙上,光明似乎已经不远了。“城主府招募工人了!”君雪站在城门口说道了起来,“招募工人,每天一斗面,来报名的速度了,只招募一百人!”君雪的吆喝,让城门附近立刻沸腾了起来。“什么?我有没有听错,每天一斗面?”“等一下,这似乎是软饭王身边的丫鬟叫喊的,会不会在耍我们?”“管他耍不耍,反正耍了我们也不会少块肉,再说了……要是真的,每天能领一斗面啊!”整个城门附近都沸腾了起来。贼皇蒙面站在了李雨果的身边:“哥哥,这样真的可以么?”“要将不景气的纳兰城从泥潭里面拉起来,第一步就是确保百姓吃的上饭。”李雨果走了上去,而简易的木台周围已经站满了人。人们看到了李雨果,一个个人纷纷露出了鄙夷的表情。“看,是软饭王来了!”“果然是拿我们开玩笑,扯淡呢!走走走……”“是啊,天下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传说城主府每天也过的十分拮据,他们又怎会大发慈悲管我们的死活呢!”听到了周围的议论,李雨果直接来到了台上,用葫芦瓢,舀起了一斗的面:“当然不是白给你们米面的,你们也需要付出响应的劳动才行,从今天开始,城外十里的荒地正式开始开垦!”一个胆大的汉子上前说道:“那好,你先给我一斗面!”说着,他拿出了随身的麻布口袋。李雨果毫不犹豫的,将那麻布口袋给填满:“你是第一个,所以给你一斗,再送你一斗!”当那汉子看着装填慢慢的麻布口袋,激动的浑身发抖,他抓了一把面粉放在嘴边一舔:“真的是面!”此话一出,整个城门附近的人都沸腾起来了。“哇,还真的有这么大的大好事啊!”“天呐,就要一百人,我……我也加入进来!”“别挤啊喂!别挤,我说了别挤,裤子都挤掉了!”百姓们争先恐后的开始争抢了起来。李雨果招呼道:“排队,插队的没有面!”不多时,两大袋的米面已经分完了,周围得到米面的人更是死死围拢住了李雨果,在李雨果的带领下,来到了城外的荒地,这地方要是重新再作为农田,必须引入灌溉,所以开沟渠是第一步。李雨果也早就准备好了种子,各种各样的种子,只要顺利引水进来,这块田的开垦就不是问题,如此一来,粮食的问题也就解决了。不过这也是一个长期的计划。“哥哥,每天的粮食得花费五十两,这么下去……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花销呢。”贼皇好心提醒道。“我知道,授人予鱼不如授人以渔。”李雨果说道。贼皇叹了口气:“夫人都这么对你了,其实我觉得,你完全可以自立门户,就凭借哥哥你的本事。”“她啊……她虽然凶悍了一旦,但骨子里并不是一个恶人。”李雨果说道,毕竟原来的纳兰梦,到最后一刻,都没有弃李雨果而去,哪怕李雨果死了,她都战斗到最后,力竭而亡。然而李雨果不知道的是,这时候的纳兰梦,正在她不远处,她在一棵树的后面藏身着,她将刚才李雨果的话听得一清二楚,此时她的脸蛋有些发烫,她捂着脸,暗骂了一句:“这混蛋,那么难为情的话,竟然说的那么自然,真是不要脸!”她准备离开,可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李雨果,她嘴唇嗫嚅了一下,喃喃说道:“师父,看来雨果真的是变了呢……”开垦的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三天后李雨果如约而至,来到田地附近视察,然而这时候他过来时,却发现周围一片狼藉,百姓们都坐在了地上,一个个身上或多或少的都受了一点伤。李雨果立刻跑到了一个白发老者的身边说道:“忠叔,这是怎么回事?”“是……是姑爷啊。”他说道,自从李雨果招募这些人以来,这里工作的人,每个人都能够得到一些粮食,所以对李雨果的印象也是大幅度的改观。“忠叔,怎么人一下子变得那么少了?”李雨果关切的说道。“都被水匪……这纳兰河西边有个寨子,这寨子里面的水匪过来收税,说这水是从他们上游流下来的水,都得交税。”忠叔说道,此时忠叔的头上还破了一道口子,血流不止。李雨果冷笑了一下:“一群水匪,竟然还敢冠冕堂皇的要税,现如今纳兰城不景气,就连郡主都暂停收费了,他们一群水匪竟然还收起费了。”“等等,姑爷……这不对啊,人头税不是每年都要交么?”忠叔说道。“哈?你听谁说的?”“差役每个月都会挨家挨户的收。”忠叔说道。贼皇凑近附耳道:“差役都是李玉堂( 地的元 http://www.2mwx.com/5_5422/ 移动版阅读m.2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