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猫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地的元 > 8
    的人。”李雨果点了点头:“看来这家伙打着纳兰城的旗号,没少做一些为非作歹的事情,走吧……咱们先去水寨里面要人,可千万不能让乡亲们受伤了。”“我,我也去。”君雪说道。“你呆在这里,这里有那么多受伤的乡亲,你就帮他们包扎一下,区区水匪而已,我和贼皇两人去解决绰绰有余。”李雨果道。“好……好吧,那少爷你千万要小心!”君雪盯着李雨果说道。“安啦,你放心吧!”说着,李雨果直接朝着河岸走去。忠叔看着李雨果的背影,他喃喃说道:“看来姑爷真的是已经浪子回头了……”“哪里,姑爷本来就不是浪子,他做的事情,那都是有原因的!”君雪袒护的说道,她从自己的小肩包里面,拿出了一些绷带说道。忠叔笑道:“小丫头很袒护你家少爷嘛。”君雪脸蛋一红:“毕竟,毕竟他是我少爷嘛……”“没有其他意思了?”忠叔故意取笑。“没,没啦!”君雪用力的抽了一下绷带。忠叔大叫:“哎哟,哎哟疼!小丫头下手轻点,我这把老骨头哟!”在纳兰河的边上,李雨果走在了前面,贼皇说道:“看来这李玉堂,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复杂……”李雨果踢掉了脚边的一块石头:“要彻底解开他的那些面具,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估计周围的这些匪徒多多少少都和他有些关系,咱们在这里耕田,他必然也知道,你说平时老百姓喝水都不交税的,这会儿他竟然就要交税,是不是太奇怪了点?”“很显然。”贼皇道。“对,很显然。”李雨果说道,俩人没有将话点破,却早已经知道了对方索要说的意思。大河的尽头,果然是一个跨越在河上的水寨,这水寨从外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河堤,或者说是一个建造在桥头的木头寨子。这寨子有两层,上层是住宅,下层则是河流,周围有不少的船只。离李雨果不远处,正是有一群巡逻在到处走动,看样子也都是一些下海的流民,没什么修为,衣衫破烂,精神一般,手中竟然都是拿着农具。“真穷啊,这个水寨。”贼皇说道。“水寨还有富有的?”“那当然,京师附近的水寨,爪牙都有两三千人,他们的强大不亚于一个中等的门派,而且全部都是制式武器,和这里没法比……这里应该说是一群臭鱼烂虾凑合在一起吧。”贼皇似乎是在比较两者的强度。有贼皇这么一说,李雨果心里就有底了,二话不说,立刻就从草丛里面站了起来。“哥哥,你这是做啥?”“做啥?我去吸引火力,你找机会去救人!”李雨果说道。贼皇哭笑不得:“我说……你这不是把自己当做诱饵么?得……那我先走一步!”说着,贼皇就消失在了原地。而李雨果脚步加快,直接就光明正大的朝着水寨走过去。周围水寨的弟兄看到了李雨果,纷纷凑上前来。“什么人?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来了俩个喽啰说道。李雨果打了个哈切,伸出双臂:“那个……炮……”“炮?”俩个喽啰互相对视着,“这家伙脑子秀逗了么?”“炮拳!”李雨果双目猛的变得凌厉了起来,一双拳头同时朝着前面冲了过去。轰轰!两记闷响,这两个倒霉的喽啰立刻就被李雨果打中了腹部!俩人同时弓起背,向前弯曲,那张脸疼痛的都变形了!但李雨果可不打算这么早就结束,他立刻伸出双手抓住了俩人的后脑勺,朝着中间一拍,就像是民间乐器的大钹一样。“啪!”俩人面面相撞,立刻两个鼻子同时都给撞歪了,向后倒去。“这招就叫做,大钹面基拳吧!”李雨果吹了一下手上的头发,他嘿嘿一笑,朝前走去,周围目睹了李雨果本事的喽啰,如何还敢恋战,掉头就朝着水寨方向跑去。“站,站住!”五个喽啰站在了水寨的大门口,死死的盯着李雨果,手里面都拿着鱼叉。他们光着脚丫子,身上穿着破烂的衣服,看起来十分狼狈,一眼就知道,他们的寨主对他们并不怎么样。“怎么,还想来领教一下云霄飞车的感觉?”李雨果活动了一下关节说道。五个人满头大汗,但是他们一想到自己老大的怒气,心中害怕,哇呀呀的一声叫唤,朝着李雨果一股脑儿就冲了过去。李雨果笑着,嘴角都咧开了,他拿出了一些碎银子,朝着地上一撒。哗啦啦……五个大汉几乎是同一时间,全部丢掉了手中的鱼叉,全部膝盖贴地,就像是足球草地上的膝盖滑板,滑到了李雨果的面前,开始收拾钱。“告诉我,里面有多少人。”李雨果说道。他不想平白无故的浪费力气。其中一个大汉将钱都揣在了裤兜里面,他一脸赔笑:“爷,我们老大就在里面,您去吧……那些乡亲,也都被关起来,但是您放心,没死一个人,毕竟这些都是纳兰城的人,我家老大也不敢动手,若是招惹了纳兰城的母老虎,我们区区一个水寨,基本上就要全灭了。”“母老虎?对,的确是母老虎……”李雨果想起了纳兰梦,她有时候的确很凶。“得,你们想不想赚钱?”李雨果朝着四周围说道。那些个喽啰纷纷凑了上来,有些没有拿到钱的人,也凑过来。“当然想,我们头儿每天给我们一个馒头,也不给钱,你看大伙儿一个个瘦成什么样子了……我们成为水贼,还不是想图口饱饭吃。”一个喽啰说道。“行,今后你们就跟着我,每人每天一斗面。”李雨果说道。一斗面,自己和面的话,可以做出来四个馒头,如此丰盛的报酬,让这里的人都惊呆了。李雨果看到他们一个个不说话,便道:“不满意?如果表现出色,每个月还有散碎银子拿。”忽然,周围十多个人全部都跪在地上,异口同声的大喊:“爸爸!”李雨果带着一大群“儿子”来到了水寨的大院里面,果然一个健壮的汉子,正翘着二郎腿,吃着水果,他看到了李雨果过来,汉子站了起来笑道:“哼,不过如此,你们将他都给抓起来了,今天晚上,每人奖励半碗酒!”李雨果双手叉腰,他看到在院子的一脚,正是贼皇,他立刻对着贼皇摇了摇头。因为贼皇一出手,必然会死人,这里的水匪虽然可恶,但还没有到非杀不可的地步,贼皇立刻会意,朝着李雨果点了点头,默默的看着周围。大汉说道:“咋不绑起来啊?你们都干什么吃的,将他绑起来,到时候送到纳兰城可以换一票的赏钱!”“哟呵,看来我还被人给通缉了,请问,我值多少钱呢?”李雨果说道。大汉走了过来,手里面拿着一条麻绳,他身高两米有余,肌肉发达,看起来是非常结实:“不多,三百两银子。”“五百两,你帮我指出这个人是谁。”说着,李雨果打了个响指,眼前就出现了五锭大银子,那是官府纹银,每个都价值一百两银子。这银子出现在这里,所有人都惊呆了。大汉咬了咬牙:“既然我答应了那个人,那我就不会食言!哪怕你给我五千两银子,我都不会出卖他,这是道上的规矩!”“好!若是你看到这五百两就出卖他,我会先干掉你。”李雨果似笑非笑的说道,他一双眼睛微微眯着,锋利的就像是鹰隼一样,这也让大汉警惕了起来。丰富的战斗经验告诉他,眼前这个软饭王不简单。“你杀了我?扯什么犊子!”大汉冷笑道。“你叫什么名字?”李雨果说道。“我……我叫牛二……咋地,有意见啊!”大汉说道。李雨果笑道:“我非常欣赏你,如果我打败你,你跟我混吧,我保你一世衣食无忧。”说着,李雨果伸出了双手,仿佛头顶有万丈光芒。“好,如果我赢了,这五百两银子也是老子的!”说着,牛二就朝着李雨果冲了过去,他拿起了一条狼牙棒,哇哇大叫着,朝着李雨果当头一打。李雨果一下子就看出来,这小子也是一个武者高手,而自己是武师,两者间的差距可见一斑。所以李雨果也不着急,直接向后挪移了一步,他握紧了拳头,一拳就朝着那狼牙棒冲了过去。周围的喽啰都惊呆了。“这家伙是疯了么?老大的狼牙棒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他的手要废了,可惜了……虽然我听说他是纳兰城的软饭王,但还算有点爷们气,至少乡亲们被我们抓起来,他有勇气来救人,不像是其他的那些贪官一样,见死不救。”“是啊,可惜了。”喽啰们不是瞎子,一个个看到李雨果的所作所为,自然心生敬佩,但是他们铁定认为李雨果抗不下这次进攻。“呼……”李雨果深吸一口气,他猛然睁大了眼睛,一拳头砸在了狼牙棒上。炮拳!那狼牙铁棒肉眼可见的弯曲,然而雨果的拳头威力却没有丝毫减少,更是连带着狼牙棒一起,狠狠的揍在了牛二的脸上。牛二就像是托马斯螺旋桨一样,在空中剧烈的旋转起来,然后“啪”的一声,像一只死狗一样被糊在了地上!只是一拳,这牛二就已经昏死了过去,门牙都掉了一颗,他两眼翻白,鼻血乱飙,模样说不尽的凄惨。喽啰们一个个也是长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切。平时吆五喝六的牛二在这水寨乃是一霸,但是在李雨果面前,却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直接一拳给秒了!如此的能耐,如此的暴力,这让周围的喽啰感觉到一阵后怕。怀里抱着银子的喽啰心中胆颤,他呢喃说道:“如果刚才咱们兄弟几个没有选择捡钱,若是选择去打爸爸,咱们……咱们怕是已经全部交代了。”“肯定交代了,牛二大哥是武者啊,武者!”周围说什么的都有,而李雨果蹲了下来,将一颗药丸塞在了牛二的嘴巴里面,他拍了一下牛二的下巴,那牛二将药丸吞咽了下去。“呜哇!呜哇!”牛二惨叫了起来,立刻跑到了旁边的一根木头柱子后面,他抱着柱子,惊恐的看着李雨果,“别,别过来!”李雨果叹了口气,他说道:“按照约定,现在你是跟我混得了,你跟我说,那个人到底是谁?”“是张伟!”牛二说道。“张伟?”“李玉堂的副将。”这时候贼皇从上方跳了下来,“果然这事情和那鳖孙相关。”牛二看到了贼皇,立刻惊呼道:“这不是贼皇关云帆嘛!关,关大哥!”“你谁啊?”“您忘了啊,十年前您在路过纳兰城的时候,有个讨饭的小子,是你给了他一个馒头,他才活下去的,那小子就是我了,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您便是大名鼎鼎的贼皇大人!”说着,牛二过来抱大腿了,“关大哥,原来您在这里,您早说啊,您要是出现,我管他什老子张伟李伟还是阳?痿,都不如关大哥重要!”“从现在开始,你将乡亲们都给送回去,然后帮助我们一起开凿水渠,你知道么?”李雨果说道。牛二说道:“愿听大哥吩咐。”“钱拿走,跟兄弟们好好吃喝一顿。”李雨果说着就过去将笼子里面的大家都给放了出来。这些个乡亲将刚才的一幕看的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个个痛哭流涕,朝着李雨果道感谢。贼皇说道:“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什么?”李雨果看向了他。“我是说,这里的水贼实力不怎么样,为什么李玉堂要让他们过来劫掠呢?”贼皇说道。“雪还在庄稼地……不好,这是调虎离山之计!”李雨果说道,“他们故意让水贼吸引我们的注意,而我必然会让雪帮忙治疗,如此一来,他们便能够借此带走雪儿了!”“呀呀呸的,这群鳖孙!”贼皇大骂,贼皇对君雪的印象还是相当好的,毕竟君雪对李雨果是忠心耿耿,他们三人就像是三兄妹一样,此时君雪遇到危险,对于贼皇来说,也是相当气愤的。一众人赶到田园的时候,果然不出所料,现场已经是一片狼藉。毁坏的沟渠,地上的鲜血,还有满目的疮痍。“大,大哥……这些,这些都不是我们做的啊,您知道的,我们水寨虽然都是水匪,但是杀人这种事情,我们是万万做不出来的。”牛二慌了,好不容易能够有机会将自己洗白,加入纳兰城,但现如今田野上已经死了那么多的人,这样的场面,如果李雨果认定他是凶手,他绝对没有理由反驳。铁一般的现实。“忠叔!忠叔你醒醒!”李雨果来到了忠叔的身边,这个之前还在跟他说话的老头子,现如今已经闭上了双眼,他的身体已经冰冷了,而且胸口一道巨大的伤口,触目惊心,他已经死了。李雨果的额头青筋遍布,他咬牙切齿,看着周围,果然没有君雪的下落!“姑爷!”一个狼狈的庄稼汉子满头是血,他抓着一条遍布血液的胳膊,一步步踉踉跄跄,吃力的走过来,“姑爷,你们一走……就有一群贼人过来,带走了君雪姑娘……忠叔和几个乡亲想要阻止他们,却被他们……杀了……”说着,庄稼汉跪在地上,已经泪流满面。塔塔塔……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十几匹上好的黄骠马已经由远而近,众人抬头一看,却发现是纳兰城的校尉李玉堂带着人马已经过来了。看到了李雨果,李玉堂暗笑了一下:你这小子,终于给我抓到了把柄,带着一群水匪在这里,招安么?招安个屁,我还愁没借口抓你呢,现如今竟然自己送给我这么一个好借口!想到这里,李玉堂下了马,背负长枪,立刻倒插在了地上:“雨果,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和水匪在一起?”李雨果眯起了眼睛,他就猜到了这是李玉堂的计策,他说道:“真巧,这前脚出事,你后脚竟然就出现了。”“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这些人是我杀的?”李玉堂气势汹汹的说道,“弟弟,这次我也帮不了你,你私联水匪,竟然对老百姓做出如此残忍决绝的事情!来人,将李雨果拿下!”说话间,周围的差役已经是将李雨果给团团围住了。“李,李玉堂!”牛二快步的走了过来,他咬牙说道:“李玉堂,果然是你,你竟然欺骗我们……你让我们带走村民,我们明明说好了,我们不想沾上人命案子,这些人的死,你是不是想要嫁祸在我们城北水寨的身上?!”“原来是城北水寨的头目,是你和李雨果串通一气,然后想要诬陷本官么?”说着,李玉堂已经起了杀意。“明明是你让我们动手,说事成之后,给我们三百两银子,你……你怎转脸不认人了?!”牛二道。此话一出,周围的百姓也是议论纷纷了起来。“难道说真的是李玉堂李大人抓走我们的?”“不对啊,李大人那可是大好人,他这么会对我们下手呢?”“依我看,倒是李雨果姑爷更像好人,单枪匹马独闯水寨,此乃真英雄也!”周围人的议论,也让李玉堂额头筋线遍布,他扬起了枪,朝着牛二就刺了过去:“大胆刁民,信口雌黄,想要污蔑本官?!找死!”说着,这一枪带着阵阵寒风,已经是朝着牛二刺了过去。恰恰就在这个档口,又出现了一把长枪,从天空中激射了过来。锵!一声脆响,同时那把长枪从天而降,将李玉堂的枪给挡住了。天空中落下了一抹倩影,来人正是纳兰梦,纳兰梦身穿一身轻铠,站在了长枪的柄头上,傲然独立,如同一朵寒雪中的冬梅一样,她说道:“校尉大人,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你怎能再行杀戮!”“很明显了,这就是李雨果下的套,他和水匪勾结,然后屠杀百姓!”李玉堂说道,“郡主大人,这么明显的情况难道您还看不出来么?”“我看到你要杀人,之前你在城主府杀了那十个贼人我便在好奇,为何事情来得那么巧,现如今你又在这里想要杀了关键证人,这让本郡主不得不怀疑,这件事情的背后,是否藏着什么秘密。”纳兰梦从枪上跳了下来。纳兰梦之前来过城门附近,他看到李雨果待百姓们都非常和善,她已经误会了李雨果一次,她不想误会第二次。“更重要的一点,若是我要伤害百姓,为何我又要给大家安排工作,我还要发钱发粮,而且我还让人带走我的婢女君雪,这不是自讨没趣么?”李雨果说道。众人也看向了李雨果,李雨果说的话也是无懈可击,毕竟花钱的是他,没必要他一边花钱,一边杀人,他完全可以不那么做。“你只是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而已……之前私盐的事情你是被人诬陷,但这一次……牵扯人命案!”李玉堂说道,他额头已经出现了汗珠,他知道这一次若是不能定罪李雨果,恐怕郡主接下来也会怀疑自己。这时候,在李玉堂的身边走出来一个人,此人正是武师级别的张伟,同时也是李玉堂最信任的手下:“如果姑爷想要证明自己,那便去找到真正的杀人凶手对峙,刚才乡亲们也交代了,抓走君雪姑娘的便是马贼!”“对,这人应该就是灵蛇山的马大哈了!这马贼可是太可恶了,以前每到丰收的日子,他总会让人过来抢夺我们百姓的收成。”一个乡亲说道。“不行,灵蛇山可是一个凶险之地,这山中多妖兽,正是因为这些层出不穷的妖兽,我们才一直无法将其剿灭,这马大哈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武师的巅峰,现如今距离大武师只有半步之遥了,此人身手相当了得,匆忙过去,只会徒添自己的危险!”纳兰梦说道。“君雪是我的人,我自然会救人!只要我将马大哈抓过来,到时候谁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一目了( 地的元 http://www.2mwx.com/5_5422/ 移动版阅读m.2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