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猫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四十二章 看着吧,我的真身!
    转瞬之间,便是三头天魔被消灭,烛昼真身匪夷所思的力量此刻展露无疑。

    但战果一时之间也就到此为止。

    剩下的二十尊天魔,在见识到了苏昼的可怖力量后便不再挂单,祂们开始寻找可以互相搭配的其他天魔合作,联手应对苏昼的种种攻击。

    强行将习惯各自为战的天魔逼迫地联手,这样的体验对于天魔而言实在是过于少见,不过天魔的神通本就强横,互相配合后爆发的威力也的确惊人,足以威胁到烛昼真身。

    但是,即便如此,却也无法对苏昼造成多大的威胁。

    青年又不是战斗洁癖,非要依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去击败敌人,面对逐渐合围而来的天魔,感觉到威胁的他便直接背靠太白关。

    天魔如果想要围攻他,就必须攻破太白关的要塞护盾,但是想要攻破太白关的要塞护盾,就必须要先击败烛昼——这基本是死圈,形成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无穷循环。

    而且,应天承炁五德大阵也不是摆设,它的威力在多位真人的操控下,足以媲美神魔降世身的神通,甚至在某些方面还有所超越。

    趁着苏昼才刚刚收回击杀暴力和破坏天魔的双臂,回气不畅的刹那,崩溃天魔手持一柄巨锤,化身闪电,骤然从侧面贴近了烛昼真身。

    祂的神通对于这种融合合体之法乃是天克,倘若被祂的解离巨锤砸中,那么即便是苏昼也要被迫解体真身,化身破碎,遭受重创。

    但是还未等祂抬起手,预感到危机的天魔就被迫后撤一步,因为一道明晃晃的先天庚金剑气已经落在了祂原本所在的范围。

    只听一声轻微的震鸣,白金色的光辉暴起,直接就将大片大片的泥土掀飞,而地面上也出现了一个直通地底深处的巨洞,方圆数十里,一条直线的范围内,大地塌陷粉碎,形成了一条微型峡谷,而堪堪躲开的天魔满头冷汗。

    如此交战,不过发生在转瞬之间。

    等到苏昼反应过来身侧出现敌人袭击只是,他头上的独角便也激射出一道锐利的灭度刀气——崩溃天魔仓促地举起巨锤迎击,登时令人牙酸的金属震鸣响起,而这天魔也在一声闷哼中倒飞至远方,跌落在大地上,腾起大片直冲云霄的烟尘碎岩。

    背靠太白天关,直面众多神魔,苏昼毫无颓势,甚至有越战越勇的倾向。

    而本以为能顺畅拿下这区区一只小小神鸟的众多天魔却不断地出现伤损,甚至节节退后,被烛昼真身愈发娴熟的各种奇异战技压制。

    【……这烛昼,并不正常……】

    辽远地苍穹之上,虚空海中。

    一个深邃的意志有些疑惑地横扫天元凡界。

    天魔王门摩罗的意志闪烁。

    因皓天神帝的异动,同样出现探查情况的祂自然知晓地面上战斗的起因——而原本并没有放在祂欣赏的烛昼表现,此刻同样令祂颇为吃惊:【一己之力,压制两位数的天魔?是我手下太弱,还是烛昼太强?】

    【即便倚靠地利,也是在太过夸张,一般的单属凤凰根本无法与之比拟,更别说寻常神鸟!】

    天元凡界中,在冥古时代,其实是经常能看见单属的凤凰的。

    在那个天地清光与长生物质最为浓厚的时代,经常会有单独五德的凤凰自虚空化生而出,于天地间翱翔,调理天地元气的平衡。

    这一由自然清气自然凝聚,无需父母,天生便有传承的生物,的确是世间最强大的神鸟之一。

    但是随着神魔纪之后,太初天帝化身皓月,以诸天星辰为源头汲取清光后,天地清气便愈发稀少,稀薄。自此之后,天元凡界内就再也没有见过可以自然孕育出的凤凰,大多都是天地异象突变,凤凰应劫而出。

    而自第二代天帝魔主算算寂灭以来,天元凡界中几乎所有的天地清光都已经被诸天星盘汲取。

    一切的准备,都已经濒临结束,大劫将至,第三代太皓神帝准备借此机会,模仿昔年太初天帝之行,化无穷清光与人性,化作‘天人辟始五德神光’,打破神魔之境的界限,成就‘道一’境界!

    而这一次,已经知晓地脉将会引发可怖异常的太皓,便不可能在这个时间段回到天元世界内部,再一次引动大不祥的出现。

    而为了增加成功率,祂也会一直收集与凤凰相关的各种资料和典籍。

    这便是为何仙神为何会支持明正德统一世间,但却又放任天魔入侵的根本原因。

    原本,天魔王还以为,烛昼便是这个地脉末世的时代,最后的一只凤凰,且这应劫而出的凤凰几乎五德俱全,论起神通修为,恐怕仅次于那新朝圣皇的五德神光。

    这大概就是天地本身最后的挣扎。

    但是现在看来,事实并非如此。

    因为,一般的凤凰,根本就没有烛昼这么强!

    【有趣,有趣——太皓,面对这只凤凰,你究竟会怎么做?】

    明明自己手下的天魔,正在不断地被化身烛昼真身形态的苏昼轰杀,撕碎,被神光吞没。

    但天魔王仍然饶有兴趣地注视着这一切。

    太白关外,随着天魔的不断地战死身亡,天地间的游离灵性愈发浓厚。

    原本屹立于山脉之间,以群山为屏障的太白关,因为众多天魔和烛昼的战斗,造成的种种余波和破坏,如今被迫成为了一座孤立于平原之上的山峰,巨大的天关和它庇护下的大地如同火山锥一般屹立。

    毕竟,当周围一切稍微高一点的山脉和丘陵都被成百上千次足以荡平地表的冲击波扫平,甚至塌陷成为峡谷与盆地之时,那么相对最高的区域,便可以称之为山。

    这样的冲击,如若放在地球的话,一些岛国恐怕早就陆沉了,倘若是在大陆之上,起码半个世界岛都会因此而动荡,甚至大陆架粉碎。

    这种级别的战斗多持续一段时间,就算是星球恐怕也会被拆掉一层皮,暴露出地壳之下的灼热血肉。

    而这便是堪比神魔的真人战斗,所能造成的破坏力。

    此刻,随着众多天魔之魂被烛昼击碎,化身被吞噬,单单就天关之外,灵性的浓度已经开始恢复正常世界的水准,甚至开始逐渐朝着地球上的灵性浓度级别飞涨而去。

    对此,苏昼自然是愈发如鱼得水,越战越勇。

    归根结底,他的力量,本就是在灵性浓厚的环境中可以得到最大的增幅。

    灵性对于本世界土著和他们特殊传承而言,或许并不算什么重要的东西,但对于苏昼而言,却并非如此,地球仙神的种种功法就根基于灵性的完全之上——虽然不是说没有就用不出,但的确越多就越强。

    而与此同时,随着时间的流逝,援军也正在逐渐地抵达。

    “烛昼,老……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遥远的天际彼端,赤色的光辉亮起。

    伴随着一声清亮且豪迈的女声震荡大气,就在焚尽天魔对苏昼凝聚力量,制造出一大片百万度等离子火海和电浆风暴铺天盖地之时,火焰神鸟的光辉同时闪耀。

    “好,好啊!”

    当世朱雀炎炽离,是第一批出发,第一批抵达的援军,而就在感应到对方的存在之后,本想自己凝聚力量去抵抗那漫天火海的苏昼便哈哈大笑一声,然后便信任地转过身,放开背部,任由焚尽天魔制造的高温等离子体火云朝着自己不断地靠近。

    然后,便是一道朱红色的神光闪过,正面迎上了这些攻击!

    轰!

    玄真离火之体展现于世间,所有一切的热量都在接触的瞬间,便被朱雀神体上的无尽纹路吸收转换。

    漫天火云都似乎因为神鸟的出现而开始汇聚,奔涌而来的赤色热浪被轻易地吸收,令朱雀舒爽的高鸣,焚尽天魔恐惧且不解地怒吼。

    炎炽离的实力本就堪比神魔,她的力量如若是在太初天帝统治,天地间的灵性还算丰厚的年代,恐怕照就能拿到相应的门票,登临仙神之位。

    化身玄真离火之躯,再加上前段时间也修行过苏昼和明正德普及过的五德麒麟法,此刻的神鸟单对单面对焚尽天魔,显得非常轻松写意。

    有着她帮忙护住后排,再加上关内关外有着燕长峰等守关真人的协助,那么就算是真的正面对阵众多天魔,烛昼也绝不会落於下风!

    不过,和众多天魔漫长的缠斗,终究也有结束的时候。

    随着远方援军的逐渐陆陆续续地抵达,无数萤火从后方接连亮起,再加上太白天关源源不断的灵气和阵法支持,原本围攻苏昼的众多天魔,如今只剩下了了区区不到几只。

    虽然作为代价,便是烛昼真身也遥遥欲坠,双臂和躯体上满是各种天魔神通留下的伤痕和破损,但谁受创更重简直一目了然。

    被苏昼击败,和被寻常真人击败并不一样,噬恶魔主的力量将会直接吞噬这一份降世而来的力量本源,从本质上对沉睡在九幽欲海中的天魔造成损伤——单单是这一点,就足以令烛昼成为天魔的梦魇,

    所以,在最后,所有的天魔便孤注一掷,他们联手突袭汇聚神通,准备燃尽自己的力量,击溃苏昼的核心。

    脆弱,苦寒,阴谋,崩溃,压迫。

    在那一瞬,五大天魔力量汇聚一堂,一阵灰黑色的灵光爆发,最终凝聚为一道幽邃的神光,它剖开漫天弥漫的烟尘,磅礴的力量刚刚想要引发天地灵气的震荡,可神通之力便将这股余波压为虚无。

    苏昼并非不想闪避,但是在那一瞬,他感觉自己周身的空间支离破碎,每一个动作的力量都被冰封,解离为千百个不一样的指令。

    于是,在巨神吃惊的目光中,灰色的光华穿胸而过,它直直地越过所有的防御,直接粉碎了苏昼胸口的核心晶石。

    ——成功了!

    这是所有突袭者的想法,虽然颇为费劲,但是他们终于击败了这该死的烛昼化身,在付出惨重的过程后将其击毙。

    但是,他们却搞错了一回事。

    那就是烛昼的吃惊,本质上是一种欣慰。

    “终于,有人攻击这里了啊——我还在想是不是装甲加的太厚,以至于祂们觉得自己打不破,所以一直都没人攻击。”

    咔擦,一声清脆的裂响。

    巨神胸口,轮转着五德之光的核心晶石登时便开始吱吱嘎嘎地碎裂。

    苏昼笑着张开口,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一场恐怖无比的灵气暴风就掀起,令周围的天地被这狂暴的乱流吞没。

    核心晶体在爆炸,掀起能量的风暴,呼啸而起的毁灭之风这太白关周边灵性丰富的区域威力无比惊人,几乎只是刹那,蔓延的五色灵光就将之前联手突袭,还未来得及高兴多长时间的几位天魔完全吞没,消灭。

    而残存的力量继续向前,就像是海啸一般将所有战斗的残余痕迹全部一扫而空,令整个天地都化作沸腾的熔岩海和翻腾的琉璃结晶。

    战果无比显著。

    自数千年前的战国时代开始,乃至于更加古老的时代开始,这或许是头一次人类在面对天魔时,取得如此壮阔的胜利。

    神魔——也并非是不可战胜的!

    这样的信念,被植入了所有在场之人的心中。

    此刻,能看见,在核心晶石爆炸的中心,有五根略有些破损的凤凰翎羽正在旋转。

    青金色的神鸟本体将翎羽收回身上,此刻即便是苏昼也有些虚弱,但就算是他的烛昼巨神形态被打破,可他仍然面露振奋之色。

    配合援军和太白关的地利,消灭二十多位几乎同等级的神魔,这场战斗放在他刚刚抵达天元世界时,是几乎不可能办到的事情,他无论是武艺,战斗技巧还是硬实力都不能保证这点。

    这证明,他的武艺,已经在这个世界一次次地战斗中急速提升,不再是和之前那样只是凭借身体素质和基础碾压对方。

    对于苏昼而言,一次次的世界穿越,机缘反倒是其次,这种永远都能找到强大敌人来战斗,磨砺自己信念和技艺的机会,才是真正要点。

    这种不断超越自己,不断成就自己的感觉,的确非常令人欣喜。

    失去了天魔,天空中寂寥无比,零散的云层仍然降下飞雪,诸天上列星闪动。

    神鸟收拢双翼,降落在天关前方的熔岩中,苏昼周身闪烁着层层叠叠的五行灵纹,仿佛隐约在身上凝聚出了字符,在夜幕中微微震颤,缠绕着缕缕清静的光辉。

    这是五德轮转之力的自然姿态,所谓凤凰有七色且负五德便是源自于此,密集无比的灵纹交错重叠,的确宛如文字一般显眼。

    北境的狂风掀起,将漫天天魔残留的黑色杂念全部吹飞,天关中响起了仿佛是万万人齐声欢呼的风声,在欢呼胜利的到来。

    战吼与悠长的号角在天空中回荡。

    此刻,青年抬起头,凝视高天。

    同时,神帝低下头,俯瞰世间。

    天元界,虚空海。

    ——仙神,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太皓神帝凝视着世间的一切。

    祂从头到尾观遍了苏昼所有的战斗,以及那众多天魔是如何溃败,如何被消灭殆尽的过程。

    以及千千万万年来,几乎所有发生在这天元凡世间的动荡。

    再也不会有任何还活着的存在,可以比祂在这方面更有发言权了。

    所以,闭上眼瞳。

    一切都源自于月亮坠下的时代后,一只在愈发产生剧烈的长生之劫的环境中,不断朝着天空高处飞行的飞鸟。

    它追逐着太阳的光辉,朝着遥远彼端的天际尽头飞行,即便失败了一次又一次,但却又同样一次又一次地出发,宛如永无止境的坚持,永无止境的重复。

    飞鸟不是神鸟,它没有任何血脉,也没有任何奇特的天赋,它只是飞行,修行,不断地超越自己的极限,不断地超越寿命的极限,日日夜夜都朝着天空之上飞去——

    在路途中,有许许多多比它更优秀的神鸟死去了,有许许多多比它更强大的天才陨落了。

    因为执念,因为他们屈从于那劫与苦难,沉沦于凡世无谓的感情和享受,因为总是被杂念缠身。

    所以便注定迎来失败的结局。

    只有执念才能带来超越一切的力量。

    所以飞鸟,它始终无法停止自己朝着更高处飞行的过程,永远无法停下脚步,就仿佛是一个诅咒。

    而在最后,在经历过无数次的坠落,无数次地失败后,飞鸟最终迎来了自己的机遇——它的灵魂超越了自己的躯体,升上天空,闪耀光华。

    在命运的指引之下,祂成为了一颗悬挂于天空之上的星辰,高悬在天际的最高处,成为了仙神的一员。

    于是,便再也不想落下。

    永远也不想。

    仙神。

    ——所谓的仙神,究竟是什么?

    此时此刻,睁开眼瞳,太皓神帝的意识,从遥远过去的回忆中脱离。

    祂的记忆中,不禁又浮现起了之前,明正德口中那坚定无比的‘我们会赢’。

    人类……凡人的力量。

    烛昼凝视着高天的眼瞳中,那绝不屈服于一切磨难的眸光,简直比星辰还要耀眼,这在地上闪耀的光芒,甚至胜过了天际的星光。

    庞然的金色巨星之上,一枚枚眼瞳浮现,神帝的内心并不平静。

    自己的确小看了他们——或者说,祂忘记了自己昔日还是区区一只飞鸟时,那份执着所能带来的力量。

    于是,便是一声叹息。

    【——何等相似啊,人王。】

    【你这于人世不断挣扎,绝不屈服于命运的姿态,总是令我感觉无比熟悉,无比怀念……所以,才选择你成为紫薇星君,正如同昔日太昊选择我那般。】

    【但是,你却拒绝。一次又一次,否定我赐予你的慈悲和机会。】

    【——是啊,的确,凡人的执念,也可造就奇迹,这烛昼的力量,的确令我也为之惊讶,那确实是闪耀无比的光芒。】

    【但是……却也并非是可以不敬神魔的理由!】

    神帝的语气,无比肃然。

    仙神是什么?

    ——所谓的仙神,是确定规则的存在。

    ——所谓的仙神,是应当引领众生的存在。

    这些,都是很正确的。

    但是对于太皓天帝而言,这一切,还有一个更大的前提。

    ——所谓的仙神,就应当是凌驾于一切的存在!

    凡人。

    正因为自己之前是凡人,是再也平凡不过的飞鸟,因渴望那高悬于天际上的耀眼姿态,以执念无间断地修行了无数年。

    所以现在的天帝才知晓,自己追求的究竟是什么。

    ——如果不是为了成为至高,为什么要修行!?

    ——如果不是为了永生不灭,又为什么要修行?!

    ——如果不能凌驾于众生,俯瞰天地间的万事万物,那修行者又为何要修行,又为何要花费漫长无比的时间,要消磨生命最美好的年华与岁月,日复一日的苦修磨砺自身?!

    仙神,就是应该这样高高在上,令万物俯首称臣的存在!

    正是向往那姿态,所以,所以太皓神帝,才一直都在追逐。

    追逐,那可以再造一切,统领一切,名为辟始的光辉!

    ——所谓的人心五德,便是统治一切,令众生仰视,所有不从的都俯首,所有不敬的都跪拜。

    那天地间所有仰视的目光中,其中蕴含的敬拜,畏惧,艳羡,期待和渴望,便是仙神之德!

    乃是太皓之五德!

    但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

    那便是,仙神的确可以完全地,毫无任何悬念的压制万物众生。

    而现在,在大地之上,有着一只小小的神鸟,还有一位自不量力的人王,正在挑衅这份威严。

    如若,一切真的如同明正德所说,如若人类真的能击败九幽魔军,真的能挡住九幽的怒火……那么太皓所坚持的这份正确,祂光明正大,几乎必胜的阳谋,也要因此而失败。

    【……真是,令人不快。】

    沉默了许久。

    最终,神帝长叹一口气,下定决心。

    【抓住烛昼。】

    冰冷浩荡的神念,响彻星空:【将他带来。】

    【我要看看,究竟是何等异数,可以以真人之身战胜众多神魔。】

    祂亲自下令,毫无回转余地。

    于是。

    天元凡世。

    北部的高天之上,极遥远的穹苍中,星光骤起,异象突显。

    黯淡的夜空忽然亮起,数十上百颗星辰闪动异芒,然后化作一道道各色星辉,朝着大地之下垂落。

    如若虹光降世,七色的极光在天幕中蜿蜒徘徊,纷纷落落的流星雨划着各异的弧线,于天降下。

    而在最后,所有的弧线都会汇聚,相交于一处。

    白山洲。

    站立寒风中,苏昼昂起头颅,仰视苍穹。

    狂风将神鸟的羽翼鼓荡,每一根宛如神兵的羽毛互相碰撞,发出了清脆的风铃声,宛如改变的预兆。

    “怎么,难道还是天魔?!”

    “不对,那,那似乎是仙神!”

    “仙神来帮助我们了!”

    此刻,太白关内,响起了零零落落这般的呼声。

    对于普通人的视角而言,仙神便是在战国时代时,就开始支持新朝的友方。

    固然。神魔降念可怖无比,神魔也的确不在乎房间的兴盛衰败,但对于仙神的态度,绝大部分人心中一直都是可敬可畏的严父,需要敬拜的伟岸存在。

    但是,却也有亲历过正阳国战场的老兵目光凝重。

    “不对劲……这等夸张的神魔降念,根本不正常!”

    “应对天魔,在宇外虚空便足够,何须来到凡世?!”

    他们也仰视,却不是因为敬重,而是因为戒备。

    其时,天地肃穆。

    无边星光纷纷而落,天空中传来声声呼啸。

    那是灵气翻涌的潮声,是人群困惑的议论声,是大地上熔岩翻涌的噼啪火声,更是令北境冰霜凝结,自早已被玄冥冰封的北大州而来的极寒风声。

    天地间仿佛充满了无数种声音,嘈杂无比,天穹上隐约还有着雷鸣,正隆隆着坠落,靠近。

    但是对于那认真注视着世间的人来说,天地却又无比寂静。

    “原来如此……已经有人定下了一个‘目标’吗?”

    注视着那已经开始在四周天幕中凝聚光辉,化作一颗颗散发光晕的星辰,苏昼微微点头,他平静地自语:“所以,只要偏离了一点道路,便会有外力机械降神,将一切命运全部强行牵引回原本的轨迹,一次又一次。”

    低声说道,青年忽然笑了起来:“明正德,你要面对的就是这样的东西啊,难怪你如此不甘,永不放弃——想必完美也很讨厌宿命吧,这种想要的结局永远都得不到的感觉,当真是令人厌烦。”

    “真多亏了你撑了三万世,如果我不来,天知道还要重生多少次。”

    此刻,雷鸣,黑暗突然被一道巨大的闪电划开,照亮夜幕。

    而后,漫天坠落的星光便开始凝聚,凝聚为一个个神圣庄严的神影。

    【烛昼。】

    有这样凌驾于一切的声音响起:【不敬神魔。】

    【大罪。】

    天空仿佛燃烧了起来。

    漫天冰尘在自苍穹之外降临的神魔之光照耀下璀璨,整个天空都被这些飞扬的光点充满,而在这些纷飞的雪尘间,一位又一位神魔的化身于凡世的高空凝聚。

    庞然的巨神们就像是山岳,大云,狂风,于夜空中翻腾的海洋,仙神们占据了天空的每一个角落,千百年后,再一次从天顶归来的祂们站立在云端,仍然俯瞰着人世。

    祂们仍然引导人世,仍然制定规则,仍然高高在上。

    只是,一切都与百万年前,太初温柔地为万物命名之时,大不相同。

    所有神魔,都齐齐凝视着烛昼,凝视着那只羽翼有些破损了的神鸟,天帝的命令是绝对的,如若说仙神制定人间的规则,那么天帝便制定仙神的规则。

    太白关内,所有欢呼声都逐渐寂静了,纵然是再怎么天真的人都察觉情况和他们想象的并不一样,天魔被击退,而再一次到来的仙神显然也并没有心怀善意。

    烛昼……

    祂们,是来抓捕国师的吗?

    大地上,在一阵闪耀的光芒中,苏昼的神鸟形态消散,他重新化作人躯,站立在太白关的烽火台上。

    在某些人,乃至于仙神的眼中,这似乎就是一种放弃。

    可是,即便如此,几百年苏昼已经解除了神鸟的形态,但是漫天仙神仍然不敢小看那个看似渺小的身影。

    ——最初,烛昼可不是这样的。

    有降世的仙神之念如此困惑,祂也曾注视世间,见过烛昼昔日的力量,那的确强大,可却远没到如今的地步。

    那时的烛昼便已经有了巅峰真人的实力,而如今,他还未成就神魔……难道说,真人也可以这么强吗?还是说,仙神并没有祂们想象的那么强大?

    ——为什么,为什么烛昼可以变得这么强?

    面对烛昼时,即便是仙神也会忍不住质疑,开始思索一些从未思考过的问题。

    但是这些思绪都不过是刹那的妄念,顷刻便如浮尘消散了。

    漫天神魔仍在云端俯视众生,等待着烛昼自己向前走出,自己俯首认罪。

    而苏昼站立在大地之上,沉默地环视着这些降世的星辰,他的手中只有一把刀,但似乎却已经足够。

    不。

    不仅仅只有一把刀。

    伴随着脚步声,苏昼的身后多出了一个人影。

    手中拿着九劫长剑,燕长峰无言地来到了青年的身后。他紧握剑柄。

    赤色的身影轻盈的闪动,朱雀炎炽离也同样大大咧咧地站在了青年的身侧。

    在青年的背后,整个北境太白关中,所有守卫的兵士都没有停止自己的行动,他们仍在不断地催动法阵,协调灵力的运转,从身下无尽的地脉中汲取庞然伟力,化作催动神魔大阵的燃料。

    应天承炁五德轮转大阵仍在运行,并没有因为仙神的降临而停止。

    更远方,荧光还在闪动,援军并没有因为天际彼端的异象和可怖气息而停下脚步,

    他们仍在汇聚,仍在到来。

    ——神魔和烛昼之间,他们选择相信烛昼。

    为何?

    或许,是因为家中有人修行了轮转不朽法,令寿元得以延续。

    或许,是有朋友因此再生了缺失的肢体,重新取回作为正常人生活的权利。

    或许,是因为五德麒麟法的普及,圆满了许多人的梦,令无数无法开始修行的人得以实现自己昔日的幻想。

    或许是,是因为有的人的家人之前正好在北岭城周边工作。

    又或许是,有些人的朋友和相识的人被正阳余孽杀了,而苏昼正好击杀了南正楷。

    烛昼,为这个世界带来的许许多多的改变。

    来自世界之外的他,的确是变革的起因,是革新的引领者,总是会改变既定的命运,令世界走向导向另外一个轨迹。

    但是,这些都不是支持烛昼的理由。因为变革会带来混乱,革新会引发变动,改变既定的命运可能会导致更坏的结果,另外一个轨迹很难说是步入美好还是毁灭。

    支持苏昼的理由千千万万,但最终,只有一点可以被确定。

    那就是。

    烛昼,是正确的。

    至少,无论如何,为众生而战,为众生而奋斗,尝试为众生带来更好改变的存在,是称不上错误的。

    ——强者为何会强大?

    就是因为他们是正确的。

    即便这个正确,在其他人眼中是错误。

    他自己也必然相信,这正确的绝对。

    无论那正确在他人眼中多么不堪,怪异,微渺……结果都是如此。

    “神鸟。”

    青年低声自语,声音可以被身后的炎炽离和燕长峰等人听见,语气带着一丝惋惜:“此世失去清光的神鸟,是无法战胜这些神魔的。”

    那是百万年来沉淀的超凡,是这个世界真正决定一切的力量。

    苏昼的言语是确凿无疑的事实,面对天元界,仙天神境沉淀了百万年的部分力量,早已颓然数十万年的凡界并没有任何抵抗的余地。

    仅仅是瞬间,仙神自天际降下的高端武力,就胜过了凡界众生的总和。

    但即便如此,也无人后退,即便苏昼承认了自己的不敌,也仍然如此。

    天上的星光闪动,仙神似乎也听见了这句话,故而闪烁。

    【烛昼,快走!】

    此刻,苏昼能听见明正德凭借应天承炁五德大阵之间的联系,通过中土大阵和北境大阵之间的关联,远远地传讯给自己,语气肃然,但却带着一丝释怀:【快走吧,我的国师,回到你的世界去!】

    【天帝震怒,上百位仙神降念,这一次我们已经不可能成功了,你继续留下,必然会被擒获——没有必要为了我们这个世界而冒着风险!】

    如此说道,明正德虽然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可语气带着从未有过半点改变的坚定:【因为你,我明白了改变世界的方法!】

    【下一次,下一次重生,倘若还有下一次的话,我便更有把握可以完成绝地天通,达成我的完美世界!】

    明正德的话语诚恳无比,那是人皇发自内心的劝诫。

    他不知道烛昼是否可以随着自己一般重生,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继续重生。

    所以,他不愿意让烛昼,这位路见不平的有德神鸟为了这个与他无关的世界浪费自己的力量,甚至是生命。

    对此,苏昼没有回答。

    明正德说的,的确没有错。

    可以一次次轮回反抗,一世牺牲为下一世铺垫的他,如若是为了未来完美的结局的话,当然可以选择一次又一次的尝试,明正德有着无尽的本钱,放弃一次为下一次做铺垫,并不是什么奇怪的选择。

    但是……反抗并不能只看下一次。

    每一次。

    每一次反抗,都很重要!

    “明正德,我的反抗不是为了胜利,我的反抗就是为了反抗,就如同面对一个错误,首先应该想的不是答案是什么,而是提出质疑——我不能对此坐视不理。”

    “而且,谁说失败了?我自然有我的方法,可以让你安心构筑大阵。”

    站立在高耸的烽火台上,苏昼低声说道。

    他回过头,看向那些站在自己身后,支持自己的人影。

    所有人都不曾动摇。

    而察觉到这一点的苏昼笑了起来。

    ——我是正确的。

    因为有这么多人支持我,即便面对可能的死亡,面对强大的神魔,也一样如此。

    他的双目中燃起了火焰,青紫色的魔火熊熊燃烧,一如既往,从未改变。

    然后,转过身,闭上眼睛,开始凝聚体内强大无比,但始终没有动用的力量。

    是的,质疑和反抗本身就比答案还重要,因为答案也只是暂时的,一切都会革新,改变,百万年前的仙神和现在的仙神并不一样,百年前的人世和百年后的也是如此。

    追求完美的答案本身,就是一个不完美的想法,苏昼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时光,他想要成为可以衡量善恶的天劫,令万物众生可以成就善的完美,不再有纷争和矛盾。

    但那只是一个可能,一个苏昼早已拒绝的可能。

    他拒绝了所有的正确,又承认所有正确,为的是寻觅比混沌更优秀,比完美更美好的道路。

    所以,此刻,青年再一次睁开了眼睛,在躁动的青紫光焰中,竖直的青紫龙瞳明亮无比。

    轰!剧烈的灵气振动宛如爆炸一般在地上爆发,就像是一颗青紫色的太阳在地面上冉冉升起,因为众多天魔的死亡,神魔的灵性残留令此地的灵性暂时恢复了堪比,甚至超越地球的地步。

    而在光芒中,苏昼展开了双臂,他的肉体开始在剧烈躁动的灵气波动中开始变形。

    能够看见,渺小的人躯开始在无尽的力量灌输下膨胀,比钢铁更坚固的双翼从背后破出,延伸,变大,宛如神刀一般锋锐的巨尾开始塑造成型。

    贯天之角高高耸立,鳞片长出,甲壳覆身。

    唯一不变的是那双燃烧一般的龙瞳。

    意欲打破轮回者,数度打破轮回者于此立下誓言。

    “为了这个世界,为了我心中的正确,为了所有人都可以抵达幸福的未来而不再流泪——”

    狂风呼啸着,星辰的光充满天空,永恒不变的黑色的夜幕上却出现了怪异的轨迹,仿佛有什么令人战栗的存在,可怖的妖邪正在虚空之中进军,令其他剩下的星辰开始摇曳。

    而被笼罩在光芒中的巨大身影向前踏出一步。

    “所以,看着吧,明正德,还有众生!”

    苏昼大笑着高声呼喝,充满了决心。

    “我的,真身!”

    太阳一般的光晕朝内坍塌,最终破碎为漫天光屑,。

    而一头被流畅的外骨骼和鳞甲覆盖的宇宙巨龙就这样在所有人不可思议,以及仙神匪夷所思的凝视下展露自己的躯体。

    于此,巨大的龙蛇,显化真身。

    而一声悠长的龙鸣,响彻世间。( 怪物被杀就会死 http://www.2mwx.com/5_5518/ 移动版阅读m.2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