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猫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最强部落 > 第926章 猪来了
    鼓灵挥手间,大殿中石案上,一块巴掌大小的斑驳石板飞起,眨眼间落到了夏拓的手中。

    这是……门?

    夏拓打量着手中的石板,有两寸厚,确实是很厚实,也很有分量,布满了各种细密的裂纹,密密麻麻怕是不下有数万道。

    好吧,确实是门,因为夏拓看到在石板的一面上,有一道手指粗细的弯弧痕迹,勉强可以看成是一座门的痕迹。

    “这是一件宝贝,可衍化玄妙之门,进入门中者,若不能堪破其中玄妙,就会永久的困在里面出不来。”

    鼓灵撇了撇嘴,看着夏拓接着说道:“先说好,这是暂时借给你用的,用完了要还给我,你这个阶位的狱卒还没资格拿这件万法门,这是狱守才能拥有的宝贝,如今也没几件了。”

    “这东西怎么用?”

    对于夏拓的疑问,鼓灵眼睛一瞪,不满的说道:“你说呢~!”

    懂了!

    瞬间,夏拓就明白了,这件万法门,和陆吾牢牌怕是一样的巫宝,需要修衍气运金身的武者才能执掌,这就防止了一旦落入邪魔外道手中,无法在威胁到自己人。

    “我这就去外面将邪魔给抓进来。”

    “嗯。”鼓灵皱了皱鼻子,哼哼道:“快去快去,神牢已经好久没开张了。”

    ……

    王城废墟,灵脉洞天。

    苟天巨眯着眼睛,紫色的眸子压抑着一种暴虐,迸溅出来的眸光落在千丈大小的紫金光幕上。

    这一刻,洞天内的气息有些压抑,山槐妖侯缩着脑袋大气不敢出一下,此刻在他的身后,就剩下了两道黑甲身影,同样簌簌打颤。

    至于九凤妖族遗留下来的大妖伯,已经没了身影。

    他们全都死了,尸骨被扔进了外面的血色大阵之中。

    实际上此刻王城废墟中,妖族满打满算已经不足两千之数,都是山犭军族的嫡系血脉。

    山槐心中有些惋惜,好不容易趁着黑风妖侯陨落,将其残留下来的部众吞并,虽说数量不多,但相比于他收敛的大小妖族却精锐太多了。

    可惜,面对天狗族嫡血,他无能为力,唯一庆幸的是苟天巨还没有嚣张跋扈到无法无天,知道山犭军族效忠天狗,将山犭军族的血裔都留了下来。

    至于其他妖族,无论实力高低,都被其杀掉,然后化为了血食,足足超过七百万大小妖族,血气早已经充斥了整个王城内外,血气弥漫,妖影迷踪。

    然而,先前出现在王城废墟外的人族,却始终没有再次探入王城废墟一步,这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之久,在耽搁下去怕是有什么变数。

    苟天巨的到来,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本来边荒经过这么多年的占领,对于妖族来说已经是一块可有可无的地方,搁在万年前的时候,这里人族血裔数量众多,所以各族为了争夺这块肥美之地,打的那是一个激烈。

    他山犭军族靠着天狗族,才占据了中域,万年来输送回妖域的资源数不胜数,超过七成都被天狗族占据。

    当然这也没什么,没有天狗族在后面作为靠山,山犭军族在妖族什么也不是。

    但而今早已和万年前大不一样,如今的边荒没啥好资源了,妖域内诸族的眸光都在祝融、帝江域内,边荒对很多大族来说,取之无味,这点人族还不够浪费功夫的。

    妖族虽说也用灵晶等资源修炼,但妖族习性却是茹毛饮血,相比于炼化资源,他们更习惯于直接生吞活咽,特别是炼化人族,所得到的好处是炼化灵晶远远比不了的。

    能够占据边荒中域这么多年,对于他山犭军族来说早就够本了,至于南部的人族侯部,山犭军族内没想过,毕竟那座侯部背后站着一座人族王部,去惹人族王部得不偿失。

    南部的梼杌侯部惹不起,北边的大夏算个什么东西,在黑风妖侯陨落后,山槐本以为九凤妖族会派出强者前来,没想到九凤族最近正在参与妖王之位的争夺,故此暂时无暇顾及这里。

    既然九凤族不愿意在来边荒,其他妖族也对边荒不屑一顾,山槐妖侯觉得这是山犭军族的机会,这两百年来数次传信族中,想要族中派遣强者前来,占据边荒北域。

    没想到族内推脱来推脱去,好不容易来人了,却是背后的大靠山天狗族来了。

    苟天巨来到边荒之后,直接在王城废墟内建造了大阵,并且诏令山犭军族掌控下的所有妖族都齐聚王城废墟。

    山槐万万没想到,他苦心积攒下来的家底,就这样化为了一团血水。

    “山槐~”

    在山槐心中思绪乱窜的时候,上方苟天巨的声音传了下来,闻声,他快速的反应了过来,回应道:“山槐在。”

    虽说同为辟地境,但天狗族拥有山海历时代天地真灵的血脉,在妖族这个注重血脉的族群中,血脉的高拥有着极高的压制力。

    当然,苟天巨的实力也比他高一重,为辟地境第三步。

    苟天巨到来,山槐妖侯却始终无法琢磨到其心中所想,说是来为了截取气运,但其中最深处的缘由他并不知晓。

    “天降妖星,黑湮海域黑水干涸三天,天降血雨,有妖星降世,祸乱妖界,山槐你怎么看?”

    闻声,山槐妖侯身躯一颤,他虽说是辟地境妖侯,但这种事情是他能参合的吗?

    不要说参合在其中,就算是说都不能说。

    苟天巨这么说,难道……?

    山槐的眼中一愣,瞳孔微微一缩。

    数百年前,妖族谶语满天飞,传言妖星降世,将一统妖界,引得妖庭妖王出手,连杀了妖界三大至高神脉族群的新近降生子嗣,此举引得妖族内部动乱纷纷。

    妖域三大至高神脉龙、凤、麒三族,血脉可追溯到山海历时代,这三大族群除了麒族外,妖龙、妖凤两族血脉高,血裔多,长久以来都是妖域内的霸主。

    比如说曾经占据西北的九凤妖族,就是妖凤族一脉,妖凤、妖龙是一个统称,每一个族群下都拥有各种分支血脉,很多血脉单独拿出来,都位列王族血脉,可想而知他们族裔的庞大和恢弘。

    苟天巨眸光俯瞰而下,看着低着头颅,身躯缩着的山槐,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也对,山犭军族这样卑贱的血脉,是没有资格去讨论足以影响妖族走势的大事的。

    妖皇!

    从妖族从湮魂海走出后,从来都没有出过皇,他得到过一些古老的秘梓,人族曾经是有皇的,和天地真灵共尊天地。

    以人皇来揣摩妖皇,那么妖皇同样是和天地真灵统一层次的存在。

    妖皇降世,对于如今高坐于妖庭的黑鸦妖王来说,怕了。

    若黑鸦妖王不怕,就不会杀了三大神脉族群诞生的子嗣。

    说起来黑鸦妖王的血脉也很高,传承于三足金乌,和天上的那头三足大鸟同根同源,正是因为这份关系,才能牢牢坐于妖庭之内,俯瞰众妖。

    本来,黑鸦妖王还能安稳的坐下去的,可惜天降妖星,谶语满天。

    妖皇啊~

    这一刻,苟天巨紫色的眸子中闪过一抹迷离,天降妖星,妖族诸族搜寻了几百年,却从来没找到妖星。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传闻也随之兴起,引动了诸多大族的蠢蠢欲动。

    天降妖星,妖族出皇!

    妖皇是何妖?

    没有妖知道,但所有人都很清楚,唯有得妖族大气运者方才能有资格定鼎妖皇之位。

    这种情况下,谁有大气运?

    妖妖都有可能有大气运!

    片刻间,苟天巨迷离的眸子一下子闪烁出了精芒,他来边荒的目的,便是为自己奠定成皇之路上的一道根基。

    当所有妖族都在放眼内部,推出各自族群中的嫡血强者,当所有妖都放眼在帝江域,他来边荒了。

    因为这里气运在暴涨,沉沦了万年的古老大地,因为人族再次迎来气运反哺的时候。

    若他能够将这道升腾的运势给截住,落到自己身上,那么前路可期。

    当然他来这里,是悄悄的来,为此族中费了大力气将他的踪迹给隐匿,造成依旧在族中的假象。

    大家往东,独他往西,众乐乐不如独乐乐。

    山槐低着头,打定主意少开口,有些妖死于话多。

    “看来人族是打定主意不进来了,不能再等了,你说有什么办法。”

    闻声,山槐犹豫了一下,还是抬头朝着上方看了看,琢磨不透苟天巨话语的真假,开口说道:“属下愚笨,只会听命行事,有何事尽管吩咐。”

    “好,你去出去将人族引进来。”

    什么?

    顿时,山槐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这是让他送死去的节奏。

    ……

    王城废墟之上,漫天妖气血气升腾间,一道四蹄黑影出现,浑身黑漆漆,细密的黑色毛发间,有着小小的鳞甲闪烁着幽光。

    山槐妖侯一经出现,就被城外的夏拓等人看到。

    “人族,可敢一战!”

    山槐浑身妖气猎猎,裹挟着数千里的妖气,幻化成一面面黑色大旗,掀动方圆数万里的天穹涌动,声震山野。

    盘坐于城外一座不知名山巅的夏拓,缓缓的睁开双眼,他的头顶有一缕紫金光芒隐现,光芒内有无数的小符文闪烁,将一块斑驳的石板裹在其中,散发着诸般玄妙。

    看着踏立虚空邀战的山槐妖侯,夏拓用眼神制止了想要出手的螺,淡淡的说道:“不敢~”

    “不敢~”

    平淡的声音横跨虚空,落到了山槐妖侯的耳朵中,顿时让其身形一个趔趄。

    “……”

    话不投机,聊死了。

    要不回去复命?

    一时间,山槐感觉自己鼓荡的妖气都当屁放空了。

    没法玩了,这还咋玩。

    要不各回各家,恢复到最开始的时候,就当刚刚是个幻觉。

    迟疑了一下,山槐再次开口,说道:“堂堂大夏族主,说出这般话语,就不怕被边荒诸众耻笑。”

    “不怕~”

    山槐妖侯:“……”

    这…特么…这……,还能不能打。

    王城废墟上空,妖气激荡,不断爆发出轰鸣爆裂声,显示着山槐内心的压抑的怒意,人都说妖族狡诈,啊呸……

    阴戚戚的盯着夏拓,还有周围的一道道身影,山槐打消了冲出城池的心思,人族这阵仗,他一旦冲出去,就是山犭军打人有去无回。

    若是以前还有些人族作为要挟,可惜城中废墟内,除却一些山犭军族的血裔外,剩下的妖族都给屠戮干净了。

    ……

    “天狗族的武者还真沉得住气,到现在都不出来。”老神侯眯着眼睛,山槐妖侯已经不被他们放在眼中,真正重要的是天狗族武者。

    王城废墟内的大阵,摸不清楚,贸然进入危险谁也无法揣测。

    夏拓没有开口,心中很明白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怕是坐镇在废墟中的天狗族武者,就是在给他耗,就看谁先耗过谁。

    “螺长老,看出来什么没有。”接着,夏拓眸光落到了螺的身上,从陆吾神牢中出来已经过去了两个月的时间,一来是因为没搞清楚城中状况,最主要的是因为他在炼化万法门这件巫宝。

    陆吾神牢内的东西果然是不同凡响,炼制手法和如今大不相同,按照如今时代的品阶估量来说,万法门的品级足以比肩六阶上品的巫宝。

    “族长,我尝试了一下,应该是属于类似禁空一类的阵法,也就说是一旦进入城中阵法中心,就会被禁锢,然后自身力量会被压制下来,至于被压制多少无法确定。”

    就在夏拓和众人商量如何进攻王城是时候,王城上空一道紫光浮现,裹挟着一团虚幻的紫气上空天地。

    这一瞬间,夏拓感受到自己元神微微颤动了一下,环绕在元神体表的气运气息神光大盛,不仅如此手中的大夏印玺也轻轻颤动了一下。

    隔着虚空,他看到了一双深邃的紫眸望了过来,从眸子中看到了俯视、不屑、贪婪、嗜血等等思绪。

    山槐无法让夏拓等人进入王城废墟,这让苟天巨忍不住亲自上场了,他等的太久了,在等下去说不定就会打草惊蛇,被有心人看出端倪。

    同一时间,在王城废墟的东方五千里外,一座光秃秃的山巅虚空扭曲,露出了一只白皙皙的……猪蹄。

    没错就是猪蹄。

    蹄趾晶莹如玉石,被修剪的十分的精细不说,猪蹄上还穿着华丽的丝制帛锦,就这样虚空被猪蹄给踹碎,露出了一头白白胖胖的三尺小猪,身上穿着彩衣。

    呼呼噜~

    白猪落到了山巅,鼻子抽了抽,发出了一阵呼呼的声音,抬头朝着远方望去,大嘴阖动:“还好还好,没来晚没来晚。”( 万古最强部落 http://www.2mwx.com/6_6858/ 移动版阅读m.2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