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猫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天上来 > 第二章:为妖
    (新书第一周,第一天,两更连发,只求收藏票票!)

    阳春之月,有桃花盛放,灼灼其华。

    夜凉如水。柔和的月光给大地披上一层银纱,不知名的虫儿啾啾地叫唤,在池塘水边,蛙鸣响亮。

    这是一个热闹的春夜。

    夜已深,人入睡,许家庄大门檐下悬挂的大红灯笼依然亮着,照出一片光。

    卜卜卜,当当当!

    “春寒料峭,小心着凉!”

    打更人提着灯笼走过,声音有气无力。突然,他的眼睛睁得大大,被那边明亮的月光给惊到。

    一片月光,恍若倾泻的水流,又如同悬挂的一道虹,远远看去,使人惊叹。

    “据说许家千金得了仙家青睐,很快便会登山学剑成仙,这莫非便是她在修炼所造成的奇观?”

    打更人一颗心砰砰乱跳,远远在许家庄外面瞧着,好一会才记起本分,又敲响铜锣走动起来,一边走,一边忍不住频频回首去看那月光。

    他没有进庄,自也不知道月华倾注而下所笼罩的哪里是什么千金小姐,而是一头皮毛黑白相间的小狗。

    小狗仰躺在狗窝顶棚上,四脚朝天,摆着奇怪的姿态,在月光的沐浴下,望着天上明月的眼神却是莫名忧伤,情态模样极具人性化:

    “一转眼,被贬落凡尘已经两个多月了……该死的天庭,该死的庆佑星君,该死的投胎为狗……”

    心里愤懑,无以言语,他现在可没法口吐人言。

    “奇怪的是,为什么我的魂魄完好无缺?什么都还记得,以前修炼的法门剑诀一点不漏。”

    赵灵台觉得十分疑惑。

    按道理说,遭受雷霆天罚,被抹去三生印记,那便是浑浑噩噩的状态,投胎为狗,就是一头狗了。出生、养肥、被宰、成为人们餐桌上的食材……

    如此而已。

    他想到了遭受天罚时脑海突然出现的那一道神秘金光,只是这段时日不管怎么冥思苦想,金光都不再出现,消弭得无影无踪。

    也许,自己得以保存魂魄记忆的原因根源就在此处。

    问题在于,金光是什么,又是谁发出来的?

    赵灵台自问是飞升仙界的新人,一无师门庇护,二无友朋照顾,完全的陌生,谁会来搭救呢?

    “哎,不管它了。天可怜见,不至于魂飞魄散,得以保存住卷土重来的一点希望……”

    飞升之前,赵灵台浸淫剑道,行走天下,着实掌握了不少剑术法门。他虽然得仙人抚顶开窍,但一辈子的修为境界基本都是靠自己一点点领悟和苦学而得到的。

    短短百年光阴,从无到有,从有到达,进而突破瓶颈,飞升仙界,足见其天资卓越,惊才绝艳。

    当命运给他开了个莫大的玩笑,又得从零开始,是否还能头角峥嵘,再起风云?

    不,这一次不是从零开始。

    那满脑海的阅世记忆,那各具奥妙的剑诀法门,那铭刻于心的道行感悟……都是得天独厚的资本财富。

    可惜的是,目前状态为狗身,诸多本事无法施展运用,只能先通过法门吞吐日月精华,修炼出人身再说。

    “眼下这样的自己,若被人发现,定然会被认定是一头狗妖,从而被降妖除魔吧……”

    赵灵台自嘲了一把。

    不过他并不是太担心,他吞吐日月精华的法门俨然正统,气息纯粹,堂堂正正,远非那些邪门歪道可比,不带丝毫邪祟,等闲不会招惹事端。

    半个时辰后收功,月光消散,他并未落回狗窝,而是继续躺在顶棚上,玩起高难度动作,两条后腿居然搭起二郎腿来,写意得很。由于刚吞吐完月光精华的缘故,全身皮毛色泽明亮,非常惹眼。

    这段时日,除了吞吐日月精华,赵灵台什么都不用吃,形同辟谷。利用精华之力淬炼根骨经脉,不染烟火,对于修为增进颇有裨益。再说了,他也吃不下那些腌臜事物呀。

    臭烘烘的狗窝赵灵台也甚不习惯,若非碍于目前状态,他早就跑掉出去了。每当夜深人静时,他溜到顶棚来躺着,享受安宁。至于那头有着生育之恩的母狗,他也不怠慢,尽可能地施以回报,送了一团精华之力给它。想成妖是不可能了,延年益寿却没问题。

    赵灵台当下能做的,只能这些,算是了却一段因果。

    做完功课,开始想事情。他努力压制住,不再去想仙界想天庭,天上的世界如今已无限遥远,虚无缥缈,多想无益。

    他想得最多的,便是一手创立的灵台剑派。

    其实在飞升前十多年间,赵灵台一直在闭生死关,足不出户,对于外面事物不闻不问,剑派事务也不例外。那个时候的他,已经放手不管门派的事情了,发展得如何,也不得而知。

    更不用说飞升之后。

    仙界的时空与凡尘大不相同,屈指一算,他在上面呆了也有些时日,那么凡尘光景匆匆。折算起来,对于剑派近二十年的境况都是一片空白。

    这二十年来,剑派应该蒸蒸日上,节节攀高吧。

    当年赵灵台收了三个资质不错的嫡传弟子,并在闭生死关前吩咐他们要好好打理门派的。

    “前些日子听喂狗的下人提过,说许家千金拜到了灵台剑派门下,嘿,倒是缘分……”

    突然间,赵灵台很想回灵台山看看。不过他现在的样子,要是跑回剑派表明祖师爷的身份,那迎接他的绝不是掌声和鲜花——好吧,他也无法表明!

    故而回门派的事,不宜操之过急。

    一夜无事,第二天天刚亮,哗啦啦地来了三四个人,都是下人打扮,在一位管事的带领下来到狗栏前。

    那管事叫道:“老爷吩咐,明天便是祭祖吉日,要杀狗取血备用,需公狗之血,量要多,莫要出了纰漏。”

    那负责养狗的许三赶紧回答:“只剩两只公狗了,哦,还有一只出生快三个月的,不知合适否?”

    “一并抓了,凑个数,用笼子装好,送到厨房去宰。”

    下人们得令,纷纷撸起袖子,拿着笼子,进来抓狗。

    躺在角落的赵灵台一个激灵,对方的言语,他可都听得明明白白,心里暗骂一声:“做个狗也不得安生……”

    想都不想,一骨碌爬起来,四足发力,嗖的,非常潇洒地跳跃过狗栏,撒腿便跑。

    “不好了,许管事,一头狗仔跑出来了。”

    “往哪里走了?”

    “那边,快追,抓住它!”

    诸人一时间也不去想为什么这狗崽能跳过高达六尺的狗栏,吆吆喝喝,急忙来抓。( 我从天上来 http://www.2mwx.com/6_6957/ 移动版阅读m.2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