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猫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天上来 > 第二十一章:发笑
    (我有更新,你有票吗?)

    “老四收了个学徒?”

    灵台内门,一座清幽的院子内,三人正坐在里头,品茗闲谈。

    林中流突然开口问道。

    江上寒点头:“是。”

    “人如何?”

    “一介少年,开了窍,性情朴实,有点愣。”

    江上寒迅速组织言词来形容赵灵台的样子。

    林中流又问:“查过了没有?”

    “本是招募来的劳力,是从通州那边过来的,另外,我开了灵眼通。”

    比起户籍家门那些,修者更加相信眼看为实。所谓的“眼”,便是指天赋神通。

    不管是法眼神通,还是灵眼通,以及更高级的仙眼通,本质基本一样,只是越高阶,看得越是清楚透彻。

    江上寒用灵眼通来看赵灵台的底细虚实,除非赵灵台已经修炼到了人仙之境,又或者身怀某件绝世珍宝来遮掩气机……

    但想想,这都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他得出的结论是:很干净!

    林中流自也相信他的判断:“老四那边,怎么说的?”

    江上寒眯了眯眼:“老四的态度有点怪,很护着这个学徒,还把腰牌给了他用……”

    旁边方下峰晒然道:“这不正符合他的一贯作风吗?在老四看来,那块腰牌跟废铜烂铁差不多。”

    林中流也笑了:“确实如此。”

    顿一顿,继续说道:“看来这少年很对老四胃口呀,也好,自从师尊飞升,老四便发了犟脾气,不但搬出了内门,还很少与我们说话了。他不能修道,学不了剑,心里不好受,只是从不说而已。难得找个人来陪,总算不那么孤单了。”

    江上寒点头道:“大哥所言极是。”

    林中流又道:“对于那少年,多加照拂也无妨。他要是想学剑,便可先到学剑堂去旁听,若有天赋,自不会埋没了。”

    “嗯,我已经吩咐下去了。”

    林中流喝了一口茶,忽而说道:“扬州那边,老三你跑一趟吧。莫教人看轻了,说咱们只会躲在山上,像个缩头乌龟般不敢冒头。”

    闻言,江上寒喜上眉梢,当即站起立身,双手抱拳:“必不辱命!”

    在灵台剑派,修为最高的是林中流,但声名最响的剑客,却是江上寒,被称为灵台山上最锋利的剑。

    现在,这把剑终于等到了出鞘的机会。

    一剑渡江万水寒!

    ……

    这一天,左灵峰的学剑堂中,多了一个特殊的少年。他面目清秀,没有穿剑派统一的服饰,身上的粗布衣裳分外扎眼。

    他选择坐到最后面的一块空着的蒲团上,坐得端正。

    今天主讲的是剑派长老苟秀正,其是灵台的后起之秀,以四旬之龄,将要突破到阳神境界,颇具潜力。

    而且,他还是唯一一个曾经进过仙门修习的剑派人员。

    三大仙门,高高在上,但在十年前,仙门之一的小雷音寺捣弄出了一个特殊的修仙交流班,学员由各大宗派举荐选拔。灵台剑派被分配到了一个名额,选出的便是苟秀正。

    能够进入小雷音寺修习,得益匪浅,得益于此,苟秀正修为突飞猛进。与此同时,眼界与见识也变得不同了。在与人交谈时,在课堂上,苟秀正便常常说起关于仙门的玄妙,以及各种美好,听得一众剑派弟子怦然心动,颇为向往,心想自己这辈子不知能不能到仙门中去一次。

    不用修习,看看就很满足了。

    今天苟秀正讲的是“剑气的修炼法门”。

    这是一个入门层次的课题,对于苟秀正而言毫无难度。说着说着,他话题一带:

    “说到剑气法门,我便想起以前在小雷音寺修习时,曾获得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被获准进去藏经阁参观。那里的书呀,真是琳琅满目,多得让人难以想象,我们十个剑谱阁都比不上。在参观的时候,我正看到一本大大的《剑气总诀》,足有五寸余厚,里面不知记载着多少修炼剑气的法诀,只可惜,我无缘翻阅,实在遗憾……”

    说着,苟秀正一边摇头,满脸惋惜之意。

    只是下面的弟子们可不是这么觉得的,他们认为苟长老能够进入仙门修习,还能参观小雷音寺的藏经阁,已经是机缘逆天,让人无比羡慕了。

    后面赵灵台听着,皱起了眉头。不过他现在可不能说自己就看过那本又大又厚的《剑气总诀》,此书名字起得笼统,实则就是大杂烩,里面记载的,大都是老生常谈的东西,只是把各门各派散乱的口诀搜集成书而已,没有多少价值。比起灵台的《剑气纲要》来,远远不如。

    小雷音寺虽然贵为仙门,但他们是禅修,并非剑修,所谓“学业有专攻”,本就不该拿到一起比较。

    苟秀正洋洋洒洒,高谈阔论,这是要炫耀他曾经到过仙门修习的“光辉”履历吗?

    但在课堂上说这些,对于弟子们有何补益?

    开拓眼界视野?

    别开玩笑了,如果老师所教的东西只停留在肤浅的见识上,一叶障目,不见泰山,那弟子们被灌输了错误的理论,只会陷入迷途。

    此时一名弟子听得心摇神驰,忍不住叫道:“秀正长老,再说一说小雷音寺的事,他们的弟子是怎么练剑的?”

    苟秀正挺腰昂头:“说到小雷音寺的弟子练剑,那就厉害了,仙门就是仙门,底蕴深厚,无法想象。山门之中,灵气浓郁到了极点,吸一口,都能让人心醉神迷,抵得过一枚一窍丹药……”

    “噗嗤”一下,有人发笑出声,在安静的学剑堂上,十分刺耳。

    苟秀正被打断,颇为不愉,目光扫下来:“是谁在笑?”

    没有人做声,也没有人承认,刚才众人正听得入神,却没有人注意到笑声是哪个发出来的。

    “哼,难得本长老今天有兴致,跟你们说有关仙门的情况,你们以为谁都能进入仙门修习的吗?”

    面对数百弟子,苟秀正板起脸,开始教训起来。

    众皆肃然,不敢吭声。

    见到弟子们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苟秀正很满意,继续说起来:“我跟你们说,没有进过仙门,你们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好,相比下来,咱们实在差得太远,别的不说,光是上山的路径,便差了一个档次……”

    但就在此时,一个突兀的笑声响起,随即道:“呵呵,今天,我们上的不是灵台剑派的课吗?怎么听着听着,我还以为自己进入了小雷音寺呢……”

    “是谁在大放厥词!”

    苟秀正拍案而起。

    一片黑压压的人头后面,就看到赵灵台慢慢站了起来。( 我从天上来 http://www.2mwx.com/6_6957/ 移动版阅读m.2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