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猫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天上来 > 第三十章:疑似
    (南朝写作有个习惯,就是在翻看大家投票打赏的记录中,看到合适的名字,便会写成书中的角色,有正面的,有反面的——绝非有意冒犯,还请海涵一二哈!)

    赵灵台并没有离开外门,而是去了左灵峰的剑谱阁,他没有看书,也没有借阅剑谱,慢慢逛了一圈,看完就离开了。

    两天后,他出现在左灵峰顶上,来到峰主江上寒的庭院门外——江上寒一生练剑,并无伴侣,也无仆从,其正在内门接受治疗,因此现在的庭院门户紧闭。

    静立门外,看见一株红花出墙,约一炷香时间后,赵灵台一言不发,迈步下山。

    又过去两天,赵灵台持阿奴腰牌,进入到内门。在山门处,他看了那块青石碑一眼,随即登山,拾级而上。

    到了广场入口,见到竖立于侧边的那两尊塑像,若有所思。

    驻足良久,然后转身,却是下山而去。

    数天之后,赵灵台出现的地方赫然是位于右台峰后面的思过崖。

    这本是一座孤峰,峻峭崚嶒,峰上石多木少,上山只得一条崎岖的小路,颇不好走,稍不注意,甚至可能会失足堕崖。

    当年林中流等人规划外门区域,便把此峰也纳进范围内,起了个“思过崖”的名目,用来安置触犯门规,要遭受责罚的弟子。顶峰之上,一扇断崖,崖前有片空地,又在崖壁上开凿了十数个仅能容一人的石洞。受罚的弟子便住在洞里头。

    当然,他们也能出来,在空地上活动,只是不能下山。至于一日三餐,都有专人送上来。

    思过崖的生活条件自然比下面要凄苦得多,却能磨砺人的心志,从某种情况上看,等于是一种闭关,并不算惩罚。

    剑派中人,若犯下大错,闯出大祸,可不是上思过崖的事了。基本都会废除武功,逐出门派,严重的,甚至会击毙当场。

    赵灵台并没有上山,只是在下面绕了一圈,就走了……

    关于他的行踪,有剑派好事者打听整理了出来,随后转播出去,弄得满门皆知。

    但是众人看着这些足迹记录,一个个都是茫茫然,不知所以然。

    没有人知道赵灵台这走来走去的是要干什么,完全没有规律可言,似乎也找不到目的性,看着,倒有点像卧底内奸的路数。

    只是,有卧底内奸做得这么光明正大,生怕别人不知的吗?

    若阿奴没有大发神威,这番怪异行径肯定会遭受无数怀疑,但现在嘛,众人觉得赵灵台可能是在参观游览。

    对于自己成为焦点之事,赵灵台早有预感。本来大出风头的应该是阿奴,问题是阿奴天天守在铁铺里挥锤打铁,从早到晚,单调而枯燥,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

    所以人们的目光便落在赵灵台身上了。

    ……

    今天的铁铺来了人,是江上寒。

    他坐在一辆特制的木轮椅上,推车的,竟是桐叶长老。

    当日江上寒被阿奴抱上山,林中流立刻运功替他驱毒,把摧心掌的掌毒给逼了出去,保住了他的性命。只是四肢经脉尽断,林中流就回天乏术,无可奈何了。

    江上寒不能行走,双臂失去了力量,每顿吃饭,都得人喂。

    这个人,是桐叶。

    她主动要来照顾江上寒,林中流知其心意,微笑答应。开始之际,江上寒还有些抗拒,不过后来,就默然接受了。

    今天的江上寒精神不错,胡须刮得干净,头发束成髻,一丝不苟,身上衣衫整整齐齐。

    不用说,这都是桐叶的功劳。

    她站在后面,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江上寒来铁铺,只是为了跟阿奴说一声“谢谢”。谢谢他锤杀萧剑枫,替自己报仇雪恨。

    阿奴依然酷酷的:“有什么好谢?”

    江上寒呵呵一笑:“不过我真得很好奇,你是什么时候悟的?”

    “不记得了……”

    标志性的“阿奴式”回答。

    甩了甩铁锤:“老三,你能下来,我很开心。”

    江上寒淡然一笑:“要是你想看到我痛哭流涕、寻死觅活的样子,恐怕这辈子都没机会。我记得师尊说过:除死无大事。现在,我还活着呢。”

    阿奴闻言,眸子发亮,放下铁锤,一拍手掌:“师尊说得好,大丈夫顶天立地,当如是也。”

    江上寒觉得眼眶微微有些湿润,道:“我回去了。”

    桐叶朝着阿奴点一点头,便推动轮椅,往山上走去——江上寒现在情况已经稳定,接下来就是漫长的休养。

    后面阿奴忽然大声道:“老三,你放心,一切都会好的。”

    江上寒不回头,两滴眼泪终是忍不住掉了下来,正好遇见回来的赵灵台,这位左灵峰峰主赶紧别过头去,不想让人看见自己流泪的样子。

    桐叶则是有些好奇地看了眼赵灵台。

    赵灵台微笑示意,说了声:“你们好。”便走开了。

    “还真是个怪少年呢。”

    桐叶轻声说道:“为什么阿奴师叔没有收他做弟子?”

    江上寒道:“我问过他,老四说没有东西可教,也没有资格教。”

    “什么意思?”

    江上寒一撇嘴:“我哪知道,他们,都很怪……”

    回到铁铺,赵灵台躺上竹椅,开口道:“他们两个,看着挺配。”

    阿奴咧嘴一笑:“可不是,老三这家伙,总算开窍了。”

    “哦,有什么故事?”

    “就是很多年前,一个少女弟子,喜欢上了自己的峰主。不过那峰主醉心剑道,狠心拒绝了。少女伤心之下,干脆做了道姑打扮……”

    阿奴娓娓道来,顿一顿,笑道:“你有没有发现,她今天不穿道袍了?”

    赵灵台回过头来,一脸古怪地看着阿奴:“我今天才发现,原来你也会说是非的。”

    阿奴干咳一声,脸有尴尬之色,赶紧举起锤子打铁,叮叮当当。

    ……

    相对灵台山的一派安宁,外面的天下就不同了,风起云涌。

    阿奴当众锤杀萧剑枫的消息像长了翅膀,几天功夫,便传遍了各个角落,而且在传播的过程中,还把当时的情景说得绘声绘色,极为传神:

    “阿奴几锤子打杀了萧剑枫……”

    “萧剑枫的神兵被一柄破铁锤给砸烂了……”

    “不至于吧,萧剑枫可是青城的尊者巨头,阳神人物,剑法也是出神入化的,怎会死得如此轻易?”

    “那又如何?寒铁神剑乃是萧剑枫的本命法器,都被砸成了废铜烂铁……”

    不用多久,很多人都知道:灵台,出了一个阿奴!

    于是,在各大宗派的情报密卷上,重重地增添了一个名字。

    名字之下,还特别写上一行注释:疑似人仙!( 我从天上来 http://www.2mwx.com/6_6957/ 移动版阅读m.2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