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猫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天上来 > 第九十九章:成神
    (第二更献上,祝各位端午快乐!)

    苟秀正说得并没有错,在人间,以当下的大环境,阳神不可能会像大白菜般泛滥开来。

    桐叶的破境,有一部分功劳应该记在江上寒身上。

    两人在一起后,为了让江上寒重拾信心,同时为了转移和开导情绪,桐叶经常向江上寒探讨修炼的问题。

    江上寒虽然用不了剑,但修为仍在,对于修行的感悟理解半点不差,面对桐叶的请教,他自是无任何隐瞒藏私,悉心教导。

    如此一来,桐叶的修为大有长进,已经到了一个瓶颈处,听了赵灵台的课,恰好说到点子上,便像先前的苏慕思一样,成就阳神。

    接连两人在课堂上破境,简直闻所未闻,不管因为什么因素,赵灵台的授课效果都已戴上了金光灿烂的光环。

    听他的课,一课成神!

    要知道一众长老在元炁境上已经停留偌久,尤其像乌山云这样的,二十年前,他便是元炁境了,可至今仍摸不到阳神的门槛。

    一道坎,如同天堑,不可望也不可及。本来已经灰心,但听了赵灵台的课后,竟然重拾信心。

    苏慕思与桐叶的榜样效果,实在太有说服力了。

    然而赵灵台的课,却差不多讲完了。

    他主讲的,本就是《灵台七十二式》和《养吾剑》两门,一门是剑派弟子主修的对阵杀敌剑法,一门是修心养性的剑法,两者相辅相成,形成很好的互补。

    然而到赵灵台手里,七十二式,减缩成了九式;《养吾剑》,变成了六招。

    招式凝练,效果却倍增。一些长老听完课,回去仔细推敲演练,发现那《灵台九剑》,竟比自己的成名剑法还要厉害几分。

    这个发现,堪称颠覆性的。

    各个长老,都有自己成名的独门剑法,一般而言,只会传给门下的入室弟子。至于以前的《灵台七十二式》《养吾剑》这些,属于基础剑法,是长老们年轻的时候打基础用的,早便搁置一旁,极少使用了。

    但是如今,在赵灵台口中,这些基础剑法来了个华丽大翻身,如同点铁成金,完成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改变后的基础剑法,施展出来,比成名剑法还厉害,那么,该用哪门剑法,还有疑问?

    诸人想到当日,赵灵台一招“仙人指路”,逼得苟秀正无还手之力。

    原来,早便有实证例子的了。

    修正改良后的《灵台九剑》,与过往已大不同,如果说以前众多的剑招只得其形,那么现在就是形神皆备,成为了一门简练又高深的剑法;而它的传授方式,却没有改变,依然无偿提供给所有弟子修炼。

    大开方便之门。

    在飞升前,赵灵台教导弟子,一向主张有教无类,不区别对待。不过那时候,他一心只想飞升,对于教导事务并不如何上心,主要都是交给林中流他们负责。

    而今,重来一次,赵灵台前所未有的认真讲课,足足讲了两个月之久。

    以《灵台九剑》的玄奥,足以成为一门镇派剑法,但他却在课堂上全部公开传授,只要来听课的,都能修习。

    这个,本就是他的用意所在。

    数以百计的弟子当中,不乏有天赋者,能学多少,便是他们的造化。这样的传授方式,毫无疑问会提高弟子的成材率。

    赵灵台需要有一代代弟子俊秀成长,只有这样,剑派整体,才会强大起来。

    讲完课后,一众弟子,包括长老们都是意犹未尽,无不希望赵灵台能一直讲下去。

    但赵灵台的态度很坚决,并且搬出祖师爷的名义,说只传授了这些。

    别的,没有了。

    闻言,众人只好作罢。但这些日子讲授的东西,已经足够他们揣摩消化好久了。

    另外,赵灵台还特地声明:他本人不接受任何私底下的请教,因为要讲的东西,都在课堂上讲完了。众人自行修习即可,若遇到疑难,可相互讨论探讨,但不用来问他!

    这个声明,相当有必要。否则天天有人堵门来问,他就什么事都不用干了。

    他讲授的内容,长老们肯定领悟得更快更多,弟子们不会的,也能向长老请教。学剑堂的秩序和程序恢复正常,只是学习修炼的东西改变了而已。

    这日,赵灵台请林中流、方下峰、江上寒几个来到后山神堂前,说有事要说。

    经过两个月的授课,诸人对待他的态度大为改变,再不把他视作一名青涩少年了。虽然觉得他只是代师授课,但能被师尊看重,本身就证明了不起。

    赵灵台坐在石凳上,环视诸人一眼,开口说道:“昨夜祖师爷又显灵了。”

    听了这个,诸人非常淡定,早已司空听惯。虽然这个显灵的频率大过于频繁,显得很不正常,但有什么所谓?也许自家师尊,就是这么厉害呢?

    “祖师爷让我下山,前往神丹教寻药。”

    听了这话,林中流等人立刻面露关注之色,特别是江上寒,呼吸似乎都粗了。

    林中流沉声道:“赵峰主,你要多少人手,尽管开口。”

    赵灵台摇摇头:“我一个人去。”

    “啊!”

    诸人都是一愣神,虽然这位赵峰主得了师尊传剑,但毕竟才结胎境,一个人去闯神丹教,容易出意外。

    赵灵台却一摆手,阻止诸人的劝说:“这是祖师爷的吩咐,各位放心,我会尽力而为的。”

    江上寒默然,赵灵台说去神丹教寻药,但并未说什么药,据其所知,这世上,并没有药能治自己的伤。所谓“寻药”,大概便是寻个希望而已。

    赵灵台扫他一眼,知道这个弟子性子刚毅,不管内心多苦多累,都不会流露出来,看上去,很是坚强。其从小立志,要毕生献给剑道,然而遭遇劫殇,四肢皆废,只能坐在轮椅上,让人推着走,这等悲戚痛苦,绝非旁人所能体会得到的。

    想了想,有了个新决定。

    等林中流诸人离开,阿奴忽问:“你什么时候走?”

    赵灵台道:“现在就走。”

    阿奴不再说话。

    赵灵台忽然拿出一方玉盒,放在石桌上:“这个东西,交给江上寒。”

    阿奴看到,身子一颤,突然跪拜在地,竟有眼泪滴落下来。只是他生生忍住,没有哽咽出声。

    赵灵台伸手拍拍他头,道:“阿奴,你做得很好,没有让我失望。”

    说罢,转身飘然下山而去。( 我从天上来 http://www.2mwx.com/6_6957/ 移动版阅读m.2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