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猫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天上来 > 第两百一十二章:寻宝
    所谓“取经”,是个名目,体现在整个南瞻部洲的开放,把释家经典引进来,随后大兴寺庙,让释家在此立足,吸纳信徒。

    作为人族的一大地盘,南瞻部洲人口不知几亿万,相当之多。

    这个,正是吸引大雷音寺的地方。

    西天佛国,人口也不少,但涉及信徒,没有哪个教派嫌多的。释家立教根本,便是建立在信徒香火之上。佛祖要证道,成就道果,便要依靠于此。

    所以,当仙帝提出联手对付妖族,佛祖略加考虑,便答应下来。

    这与种族无关,在释家佛祖眼里,有教无类,早已看淡区别。并不是说一视同仁什么的,而是都视作生灵,本质一样。

    不过佛家有真言,真经不可轻取,要历经磨难,方能表示虔诚真心。

    因此,就弄出这么个取经的名目来。

    关于此事,赵灵台是清楚的。看透了去,不外乎大雷音寺要借助此事来宣扬西方乐土,吸引眼球。弄得声势浩大,有助于增加释教的影响力,更加容易吸纳信徒。

    问题是,这取经的路径,居然选择从东胜神洲来。在目前的状况之下,当真便是自寻死路。

    赵灵台想不明白,陆山君等也是一样。不过牠们没多想,只啧啧嘴唇,咧嘴笑道:“这一次,这取经人不知会被哪位妖王吃了去。”

    赵灵台问:“捉到取经人,便得献给妖王吗?”

    陆山君道:“惯例如此。”

    “惯例?”

    这一下,赵灵台更加好奇了。

    陆山君看着他:“赵兄,你不知道?这可不是第一次取经,而是第三次了。”

    赵灵台一怔:此事,他的确不知。

    陆山君以为他在闭关,不知晓外面的事,就解释道:“取经之事,好多年前便有了,路线也不划定,前两个取经人,都是走到半路,便被咱们妖族抓了,送给妖王吃掉。这一次,是第三次。啧啧,听说挑选出来的取经人,都是那种白白嫩嫩的货色,最适合生吃,一口吞进肚子,极为舒爽。”

    熊伯君沉声道:“又有说法,说这些取经人乃是佛子转世,不怕死的,死一次,转世一次,直到取经成功,功德圆满,才算解脱。”

    陆山君啐一口:“别听那些秃驴胡说八道,都是骗人的话,我却是半点不信。”

    豹子头摸着下巴:“我还听说,那取经人不同凡俗,不但皮肉鲜美,吃了他的血肉,还能延年益寿,等于进补一枚上佳丹药。”

    陆山君大笑道:“这个也是传言,不知真假,不过想着,应该是有些靠谱,否则的话,妖王也看不上眼。”

    你一言我一句,都在说那取经人。

    赵灵台听着默不作声,越发觉得这事古怪。

    用大雷音寺的话说,把取经路线选择通过东胜神洲,是一次艰苦的历程和真正的考验,问题是考验也没有直接送死的道理。等那取经人来,恐怕还没有登岸,便被捉住了,除非对方带着成队的保镖,但这个是不可能的事,那样的话,便没了取经的意义。

    说了一阵,陆山君瞥见赵灵台神态默然,怕冷落了他,连忙话题一转:“不说那取经人了,说也没用,轮不到咱们,分不得一杯肉羹吃。对了,赵兄,你来国都,有甚安排?”

    赵灵台摇摇头:“我闭关久了,外面许多事都不知晓,出来行走,并无事做。”

    陆山君大喜:“如此甚好,若不嫌弃,就在咱庄园住下,你我天天吃肉喝酒,岂不快活?”

    赵灵台故作沉吟:“怕是太过叨扰了。”

    陆山君连忙摆手,说不用客气,那熊伯君三个,也纷纷出言相劝。原来牠们,也是此间主人。

    这一座大庄园,是牠们四个一起,合伙赚下来的产业。想来也是,单凭一个,即使是大妖,也有些力不从心。

    推却一番,赵灵台就答应下来了。

    陆山君等大喜,一个接一个劝酒。

    酒水酣畅,一碗一碗,一坛一坛,喝进肚子里,可不是儿戏。但赵灵台自有办法,他身怀道宝,造化之气稍稍一冲,便把无数酒水给化解掉,化作无形。

    酒过数巡,赵灵台装出有几分醉意,陆山君便安排两名奴婢,把他扶下去,到厢房休息。

    到了房间,和衣躺下,等房里没了人,赵灵台霍然睁开眼睛,炯炯有神。

    这番被请过来,受到对方的热情招待,但他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天下间,少有如此好事,或许对方是要和自己结交,但结交以后呢?不可能天天在此白吃白喝的。

    赵灵台也不怕往后来事,他到此寻觅契机,本就要捣腾出事来。只需随机应对,从容应付即可。

    却说陆山君四个,还留在大厅上,面对满盘狼藉,没了吃喝的兴致。

    陆山君目光一扫,问道:“三位贤弟,你们觉得如何?”

    牛妖大鼻子一耸一耸的,双眼圆鼓鼓:“瞧不出来,他的本体究竟是什么。像是狗,又不像,况且狗身血脉一向稀薄,极难传承下来,难能成就大妖。”

    豹子头附和道:“的确,我都开了妖眼,只看到一片混沌,茫茫然。”

    熊伯君双眼闪过贪婪之色:“其身上,一定怀有重宝,遮掩了气机。”

    提及宝贝,几个都露出了精光。

    陆山君沉声道:“看不透根底,就不好办了,招惹到棘手的,咱们可就麻烦。”

    牛妖摇头道:“依我看来,他并无甚来历,根本不像,倒像是个散修大妖。”

    豹子头疑问:“其身上固然有妖气,是否大妖,却说不得准。必须试一试,才能见真假。”

    “可不是,连本体都藏掖着,叫人生疑。”

    几个议论纷纷,都集中在赵灵台身上。

    陆山君目露精光:“不管如何,既然他进了咱的门口,就不能让他轻易离开。明天一早,就带他出去,好好摸个底细,然后再说。”

    “是,听大哥的。”

    熊伯君几个没有异议,答应下来。

    妖族头脑相对简单,可也是相对而言,当修为到了一定境界,就不再有愚笨之徒。皆因太过于愚蠢的话,根本活不到这一步。

    躺在华丽舒适的床上,赵灵台最初还有些不习惯,他也不睡,只闭目养神,开始运气调息,做起功课。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已经全黑,入夜了。

    偌大庄园,颇为宁静。

    赵灵台不动声色,一夜未睡,在此期间,并无事端发生。但他猜测,在门外某地,大概有妖物在监视窥伺着;又或者,那只是庄园的常态戒备……

    一夜无事,第二天起来,就有服侍的奴婢去禀告给陆山君知晓,这头虎妖满脸笑容地过来,请赵灵台去吃早饭。

    所谓早饭,却又是满桌子的酒肉,颇为丰富,堆在桌子上,都像是一座山了。

    这般吃法……

    实在惊人。

    唯大妖难养也。

    食材虽然多,但对于几位大妖而言,并无半点浪费。风卷残云,一顿饱餐。

    有好吃的,赵灵台也不客气。

    吃饱喝足,又摆上香茗来,香气袅袅,闻着气味,便知不是凡物。

    事实上吃喝住行,就没样简单的。普通的东西,早看不上眼。好比在天庭上,便是些清水,也是人间难得之物。

    赵灵台第一次飞升,在仙域停留的时间不长,不过眼界是开了的。比起天庭的气象景观来,陆山君这边的规格又算不得什么了。在天上,真正的遍地宝贝。最典型的例子便是看守的玄桃,那时候,赵灵台的确动了心思,就是没有机会能吃得一个,便被栽罪,打落凡尘。

    喝着茶,身心舒爽,倍感悠然。

    陆山君几个,旁敲侧击,想要从赵灵台口中打探些消息,赵灵台只隐晦若深,含糊对应。

    说了一阵,陆山君就有些不耐了,说道:“赵兄,近期神洲南面,可发生了不少事。”

    赵灵台便问:“甚事?莫不是天兵天将打了过来?”

    “那还没有,隔着汪洋,那天兵天将想要打来,也不容易。”

    赵灵台就想,以天庭的本事神通,把天兵天将降临东胜神洲的话,那片汪洋大海,哪里能起到多少障碍作用?当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地理上的优势,便荡然不存。能在天庭,被收编为兵的,基本都是人仙修为才行,当天将,要地仙。至于元帅天尊一类,清一色天仙。

    据说,天庭一直在招兵买马,正在组建一支强大的军队。当此军成,便是正式讨伐妖族的决战时候。

    在此之前,由于与剑祖派系的分歧与争斗,使得仙帝的计划耽误了,这才拖延至今。

    熊伯君插口道:“天兵天将打来也不怕,咱有神猿王坐镇,来得多少,便能杀多少。”

    语气间,信心满满。

    想来也是,毕竟东胜神洲有着九位妖王在呢,如果那么好打,天庭早打过来了。目前阶段,大概是不断地进行侵蚀和消耗。

    陆山君呵呵一笑:“咱们神来国位于神洲南端,天庭开战,第一个便是打咱们。当然,现在说那些过早了。我说的,是另一件事,关于南海区域,频频有异动,或许有重宝出世。”

    赵灵台眉头一挑:“现在还有重宝遗落在外?”

    “此言差矣。”

    陆山君正色道:“不说重宝,便是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至今仍没有完全出世呢。仙域浩瀚无垠,不知还有多少未知之地,等待探索,那些地方存在宝贝,有什么奇怪的?想当年,开辟仙域时,便传出真言:大道三千,天道唯九。每一道,都有一件宝贝相对应,镇压气运。三千大道,就有着三千件宝贝。目前为止,才发现多少,怕是一半都没有,剩下的在哪儿?天道之宝,也才出了六件,还有三件下落不明。当然,那等机缘,实在缥缈,难以争夺。不过退而求之,大道宝物,还是能够想一想的。”

    赵灵台听着,眼眸恰当地现出炙热之色,倒不是完全演戏。虽然身怀造化金钱,但宝贝没谁嫌多的。

    这些,可不是什么法器法宝,而是真正的道宝。

    陆山君瞧着,暗暗欢喜,觉得赵灵台是动心了。当然,他自己也是动心的。所说的一切,皆为真实。或许统计数据有所出入,偏差不会太多。的的确确,不管是天道之宝,还是大道之宝,都有相当一部分还散落在仙域某地,等待有缘人。

    数千年来,寻宝,是仙域最热的话题。不管人族还是妖族,都乐此不疲。

    赵灵台一叹:“哎,这等宝贝,实在叫人心动,只是天机莫测,不辨位置,不好寻觅。”

    陆山君一拍大腿:“正是如此,近年南海之中,屡屡有瑞光闪烁,引得无数窥伺。实不相瞒,我等早有前去一探究竟的心思,现在与赵兄结识,正好一同前往,也好相互照应。”

    赵灵台喜道:“承蒙抬举,赵某愿意同去。”

    陆山君与熊伯君几个暗暗打个眼色,哈哈大笑:“爽快,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

    “正有此意。”

    赵灵台欣然回答。

    到了这般修为境界,就会变得十分决断,没有什么拖拉婆妈的杂念,连收拾都省了。

    五个联袂,就这样离开了神来国。

    到了城外,熊伯君若有发现,忽问:“赵兄,你那只随行狗儿呢?”

    一人一狗,陆山君几个,心底隐隐觉得,反而对那只看不透的小狗更为在意,处处透着古怪。

    赵灵台淡然笑道:“牠擅于藏匿之术,不必管它。”

    这么一说,陆山君等人,反而不自在了,暗暗四下打量,却无发现。

    他们此行,可是抱有别样的心思。不过在摸不透赵灵台底细之前,这些心思就不会显露出来。现在好了,赵灵台在明处,暗处却潜藏着一只神出鬼没的狗儿,一明一暗,就显得很难对付。

    与此同时,这几头大妖心里还在猜测,莫不是赵灵台起了戒心,所以才会这般安排?

    看来,这家伙也不好下手呀。

    如此一来,陆山君几个,就变得谨慎,处处小心,不教赵灵台瞧出破绽。

    陆山君善谈,话题多多,时而谈见识,时而说阅历,时而又找赵灵台,讨论起修行感悟来。

    关于修行的问题,颇为敏感,做不得假。毕竟人族和妖族,所修习的功法有着根本性的区别。在这方面,一说便知深浅。

    赵灵台何许人也,修习的《斩尸经》独辟蹊径,再加上从骨魔那里得到的正宗传承,一套一套的。

    若在以前,领悟未深,不得多少见解。但三年潜心修炼下来,早非吴下阿蒙,随便说几句,便有着玄奥的道理,听得陆山君他们一愣一愣的,甚至有一种如获至宝的狂喜。

    修为境界,越是高深,那道理就越是隐晦,最后简直如天书般。

    所谓大道至简,简却绝非简单之意。好比那高人传道,言语简单,往往说一个字,下面的弟子听着,就能通过那一个字,推敲理解成一本书的厚度,籍此进行个方位的解读。

    解读不同,领会就不同,最后达到的效果,也会不同。

    从赵灵台口中漏出来的片言只语,便让陆山君几个内心掀起了狂风巨浪,又惊又喜。随即对于赵灵台的看法,立刻便发生了变化。本来打定的心思,都发生了动摇。

    关于这些,赵灵台却没有多想。他自有戒心,暗自提防,不会轻易改变。

    这是两码事。

    通过言语,传达出一些《斩尸经》的玄妙,是另一回事。

    想当初,遇上骨魔,骨魔要致赵灵台于死地,要与剑祖拼个你死我活。但后来被剑祖说动,最终选择把妖文原本,传给了赵灵台。

    这是一份很大的人情。

    作为妖族的前辈,骨魔是希望与剑祖达成一个盟约,如果剑祖能重见天日,卷土重来的话,会对妖族好一点。彼此能平和相处,而不是不同戴天。

    其实在最开始的联盟飞升,就是这么约定的。

    只是后来,为了利益的问题,互相之间撕破了脸皮,反目成仇。其中是非曲折,没甚好说,也争不出谁对谁错。

    剑祖让赵灵台接受了《斩尸经》,也就意味着接受了这份人情。

    当剑祖不在,赵灵台就得偿还这份人情。

    偿还的对象,是整个妖族。

    当然,不是说面对妖族,赵灵台就要无原则地妥协退让,根本不是那回事。而是让他在允许的条件下,对妖族有所善待。例如入主新灵台山时,用了温和的手段,而不是把虎妖一锅端。

    这些,都是释放善意的举动。

    释放善意,不管对方是否接受,那是对方的事。如果执迷不悟,赵灵台并不介意送牠们上西天。

    反正他要做的,做到了点上,便足够了。往深一层说,也算是了却一桩因果。

    因果的范畴很广,很深,玄之又玄,各种说法都有。修行界有共识,越是修为精深,就越要减少因果。因果缠身,不是好事,轻则招惹烦恼,心静不下来;重则牵一发动全身,甚至会招来杀身之祸。

    这些东西,可不是吓唬人的。

    赵灵台出身草根,因果自然不少。不过在人间的因果,在飞升之前,他基本都处理妥当了。留下的,不外乎方下峰一个,却不算什么问题。

    飞升仙域,其中一大因果,是与庆佑星君之间的仇怨。斩杀庆佑星君,表示该因果完结,却又会牵涉到新的因果:庆佑星君的家人要找他报仇的呀!

    只是那些,属于另一个形态,暂且不予理会。

    另一个大因果,是赵灵台和剑祖之间的。这个因果就深了,深到无法解开。皆因从一开始,赵灵台之所以能够开窍,踏上修行之路,完全是剑祖的作用。至于后来的事,更是纠缠在一起,密不可分。

    可以说,赵灵台身上,已经打上剑祖深深的烙印,难以消除得掉。

    他也不会去消除,身为剑祖弟子,他引以为傲。把剑祖解救出来,更是不容推卸的责任所在。

    而今,对陆山君几个大妖,讲些《斩尸经》的玄妙,不过是一鳞半爪,远说不上是文本真言,但释放出去的善意已经足够,就看对方如何理解和看待了。

    他们的态度,有着变化,交谈之际,甚至有了些敬意,再不是那种透着虚伪的热情豪爽。

    陆山君等之所以心思动摇,自有切身考虑。牠们已经认定,赵灵台是名副其实的大妖,还是深不可测的那种。否则的话,怎能有那般真知灼见?

    面对如此大妖,与之为敌,实属不智。赵灵台肯定身怀宝贝,关键那宝贝能不能抢到手,是一个头疼的问题。既然如此,还不如老老实实与其合作,去南海寻宝呢。说不好,这个路子更容易些。

    而且赵灵台谈吐得体,风姿潇洒,这份气度,更让人折服。陆山君几个,甚至有了自惭形秽之意。

    从神来国到南海,路途遥遥,不过对于大妖级别的存在来说,不在话下。他们倒也没有全力以赴,显得云淡风轻。

    这一日,就来到南海边上,极目眺望,见一汪碧涛,无边无际。

    南海之名,实属普通,便在人间,也有一个南海。但同名不同地,不可同日而语,差得太多了。且不说宽度深度,便说这眼前南海里,间或有如山岳般大的海妖兴风作浪,便是人间南海所不可能具备的。

    南海有妖,有大妖,更有龙王龙宫,极尽奢华。龙族属于妖族一脉,但其立场有些模糊,听说龙王那边,与天庭仙帝,有着来往。但只是传闻,没有实证。

    对于此海,赵灵台并不陌生,因为他便是从海那边过来的。

    再见汪洋,依旧感叹不已。

    正当黄昏,夕阳余晖,照得海水粼粼,却见无穷碧波处,有一道金光闪过,灿烂夺目,霸气无匹。

    陆山君见状,失声道:“是神猿大王,牠去南山访友,今日归矣。”

    赵灵台凝神观望,但见金光遮目,依然难以看得清楚,心里暗叹一声:“真乃绝世妖王也……”( 我从天上来 http://www.2mwx.com/6_6957/ 移动版阅读m.2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