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猫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天上来 > 第两百二十五章:开席
    这条真龙从水潭中扑出,仿佛与赵灵台有着深仇大恨,一个照面之下,便恶狠狠咬来。

    赵灵台根本无法解释,唯有召唤妖身,与之硬碰了一记。

    蓬!

    惊天巨响。

    山峰的阵法在第一时间内便发挥了作用,化解了所有的冲击。

    数呼吸间,妖身与真龙斗在一起,好生激烈。

    然而很快,赵灵台就意识到了问题,有点不对劲:如果对方真是南海龙王,那可是太乙真仙级别的存在,对上妖身,哪里需要那么多功夫,直接一爪,便能把妖身给撕碎了。

    赵灵台毫不怀疑这一点,他虽然没有面对过真仙,但见识过天仙。差一个境界,便差了个天上地下,更不用说真仙的层面了。

    而今妖身与那真龙激斗,看着固然落了下风,却也能勉强招架得住。

    所以说,这条龙不可能是南海龙王。

    想来也是,以龙王的身份地位,出来的话肯定有着排场,怎么会委身在这小小的水潭里。而且观其形体,也欠缺了那种唯我独尊的霸气。

    那么,这条龙是什么来头?莫非是神猿妖王养在山上的?

    很有可能。

    养龙为宠,这是何等的手笔?

    赵灵台不禁倒吸口冷气。

    在东胜神洲,几大妖王之中,却最数这个神猿妖王为尊,俨然为万妖之首。

    吼!

    那边真龙一个缠绕,竟是把妖身缠住,卷成一团。

    “不好……”

    赵灵台暗叫一声。

    但见妖身也被逼出了真本事,张口一吐,喷出一团黑气,反将真龙笼罩住。

    这团黑气非比寻常,能伤魂魄。瞬时间,真龙通身如同被万针扎刺,痛得牠嗷嗷乱叫。

    嗡!

    便在此时,一点金光闪现,正点在妖身额头上。

    嗷呜!

    妖身悲号一声,身子顿时萎缩了下去。

    赵灵台脑海一黑,险些站立不定。他与妖身一体,妖身能帮他分担压力,抵御伤害,与此同时,当妖身承受到了巨大的杀伤,便会波及到本身。

    意念一动,赶紧将妖身收回。

    唰的!

    瀑布之下,水潭边上,多了一道身影。身形不算高大,与常人无二,浑身披戴整齐,是一套金光闪闪的铠甲,十分的耀眼。其笼罩的光华实在太过于闪烁,把人的眼睛都晃花了,根本看不出他的真实面目为何。

    他一现身,那条受伤暴怒的真龙瞬间便变得温顺起来,乖乖地匍匐在其脚下,还撒娇地蹭了蹭,想一条小蛇儿。

    那人伸手摸了摸狰狞的龙首,笑道:“回水里去吧。”

    真龙就十分听话地游进水潭里,不见了踪影。

    此刻赵灵台脑袋嗡嗡作响,头晕目弦不已,但他深知对方已经手下留情,否则的话,刚才一指,便能让自己魂飞魄散,死于非命。

    “有点意思。”

    那人嘿嘿笑道。

    赵灵台努力集中精神,长吐几口气,渐渐缓过气来,问道:“见过神猿大王。”

    神猿妖王道:“你知我?”

    “不曾见过,但这番风采,唯大王所有。”

    神猿妖王哈哈一笑,状甚受用:“你送取经人来,当有犒赏,想要什么?”

    赵灵台沉声道:“求解惑。”

    神猿妖王道:“说。”

    赵灵台扬手,一颗硕大的头骨便飞了出来,正是那颗载有《斩尸经》的腾蛇头骨,当年骨魔所赠。

    神猿妖王两道目光恍若闪电,一扫而来,落在头骨上,看那一个个玄奥莫名的字体。

    《斩尸经》乃妖族至高无上的经典,号称“万妖之经”,是妖族根本所在。

    正因为如此,有着许多个版本。甚至可以说,便是各大妖王,各自修炼的都是不同。

    出发点不同,最后修炼出来的成果自也不同。

    这一点,也是《斩尸经》的伟大之处,极具包容性和拓展性。

    妖族文字,本身特殊,蕴含着莫名之力,一般载体都难以承受得住,一旦刻上,便会化为齑粉。

    这个特性,赵灵台在人间时早已见识过了。那时候他想抄录一二,但根本写不下来,哪怕再坚固的石头,都承受不住一字之重。幸得剑祖的面子,让骨魔将记载有《斩尸经》原文的腾蛇头骨相赠。经过浸淫,赵灵台斩却妖身后遇到的瓶颈才迎刃而解,顺利成就地仙。

    但现在,他又遇到阻碍了。

    《斩尸经》无比玄妙,其中有着诸多疑难,那里是轻易能读懂的?

    更何况赵灵台的出身,非人非妖,又走了特殊的路子,光靠一个人摸索,实在艰涩得很。是以这次来傲来国,便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看能否请神猿妖王指点一二。

    一位太乙真仙的指点,弥足珍贵。

    当初赵灵台便是靠着剑祖的指点,修炼进度才能突飞猛进,少走了许多弯路。

    而且在修炼《斩尸经》上,身为妖族大能,神猿妖王的意见尤为重要。

    “啧啧,在此骨上,我似乎嗅到了故人的气息。”

    赵灵台一怔,随即想到神猿妖王与那骨魔之间,或许打过交道。同为妖族巨擘,互有来往,再正常不过。只是当时,为了血祭完成,骨魔选择了牺牲,永远留在了人间。

    如果神猿妖王嗅出了骨魔的气息,势必会引起一连串后续事件来。

    不过对此,赵灵台早想好了对策,只等神猿妖王询问。

    但见那神猿妖王两道目光径直落在赵灵台身上——许久以来,赵灵台不知被多少目光扫过,但从没有像这一次那般,整个人仿佛被窥伺得干干净净,丝毫秘密都隐藏不住。

    这,便是真仙吗?

    好生可怕……

    赵灵台站着不同,体内造化金钱在运转,把某些隐秘的事物遮盖住了。他就不信神猿妖王能窥破道宝的遮掩。

    一扫之下,目光转去,由于金光笼罩,依旧看不清神猿妖王的神态,就听得说:“嘿,果然有点意思。”

    说着,忽然出手,往那块腾蛇头骨上连点数下。

    砰砰砰!

    每点一下,就发出一声脆响。

    数下之后,整块头骨猛地爆开,化为齑粉。

    哧哧哧!

    骨头碎爆,上面记载的妖文却被莫名力量牵引着,互相交融在一块,发出耀眼的光芒。

    “这是……”

    赵灵台惊疑不定,并没有等待多久,就见诸多妖文汇聚,渐渐形成了一页书,蓝莹莹的,漂浮到自己身前来。

    “一些心得,有缘赐之。”

    赵灵台大喜,伸手接过,看到上面被重新排列组合起来的《斩尸经》,精神不禁一阵恍惚,差点迷失其中。

    又听得神猿妖王说道:“妖族式微,正四面楚歌,但愿族中能多出强手,共同抗衡天庭,不外如是也。你便留在此地,好生揣摩吧。”

    说着,身形一闪,已经不见了影踪。

    赵灵台知道,这具身影绝非神猿妖王本身,应该只是一副分身罢了。

    他不再理会那些,在水潭边上,寻块岩石坐下,深吸一口气,这才小心翼翼地翻开那张书页,凝神观望上面的妖文。

    对于妖文,他早不陌生。自从获得这份经文后,他大部分的修炼时间都放在研究妖文之上。越是研究,越觉深奥,每一个妖文,都仿佛意味着一个小世界,而每个妖文的涵义并非是固定绝对的,一旦被排乱了次序,放到不同的位置上,便会产生出新的释义。

    这个,才是真正的莫可名状。

    玄之又玄地说,那妖文本身,似乎拥有着生命,能自主生长,从而延伸出无限的可能性。

    一直以来,赵灵台都在潜心寻觅着突破的契机,他的元气积累已经完成,就差临门一脚,关键就在对《斩尸经》的领悟之上。只是《斩尸经》蕴涵着太多的变化,绝对的千变万化。他已推演了无数次,有好几次,隐约间似乎摸到了门槛边上,但总是雾里看花终隔一层,稍稍一绕,咫尺天涯,又滑到别的地方去了。

    这种感觉十分难受。

    但就在刚才,神猿妖王弹指之间,把腾蛇头骨打碎,将经文重组,形成一张书页。只看一眼,赵灵台便知道该次序没有丝毫问题,正是他目前急需的一种变化组合,只要浸淫透了,便能突破瓶颈,成就人仙。

    对于神猿妖王的出手相助,赵灵台有过考虑,并不觉得是擒拿取经人的功劳。

    那的确是一份功劳,却并没有大到这个份上。毕竟取经人从南瞻部洲来,登上东胜神洲,本身便是一种自投罗网的行为,说句不好听的,便是活腻了,要来送死,还送得欢快。在此其中,赵灵台并没有出什么力气,完全是手下小妖出马,轻而易举就把对方活捉了。

    所以说,这功劳完全是白送的。如果取经人不从赵灵台这边走,而是走另一边,那便是落入别的大妖彀中。

    当然,赵灵台也考虑到了,所以把熊精和通背猿猴拿下,扫除了障碍,平添发了横财,还得了两个新的仆从,何乐不为?

    话说回来,神猿妖王之所以帮赵灵台,最大的可能还是他临走时的那句:妖族没落,身为妖王,合适的话,提携一下后辈,是理所当然的事。

    既然是提携,自然结下因果,看得出来,神猿妖王并不担心这份因果,也许,牠已经看出了什么。

    但对于那些,当下赵灵台无心再去揣测,收敛心神后,当即投入到经文当中。

    神猿妖王留他在此,又是另一份人情了。

    ……

    近日来傲来妖国十分热闹,有许多妖族从另外两个妖国赶来,为的便是参加盛宴。

    这场盛宴的主菜是取经人,就那百多斤的血肉,真要吃起来,不够一个妖王塞牙缝的。但此事在妖族中已经蔚然成为盛典,吃不到取经人一块肉,并不妨碍下面的妖族进行狂欢。

    妖族受打压已久,近年的形势更是不妙,腹背受敌,饱受天庭与西方世界的联手夹击。

    损失惨重,士气低落,正需要一场狂欢来振奋妖心。

    把取经人吃掉,相当符合。

    取经人是谁?

    那可是千挑万选出来的佛子,是受天庭册封的国师,这样的人物,不远万里,长途跋涉而来,最后却被摆上了妖王的餐桌,沦为肉食。这在广大妖族看来,正是一次给予天庭和西方世界的痛快报复和打击。

    以及胜利!

    你想去取经,做梦。

    什么佛子,什么国师,到头来,便如猪羊一般,成为美味佳肴。

    不管来多少次,只要是取经人,妖族都不介意把他拿下,献给妖王。

    普通妖族吃不到取经人的血肉,但只要参加了盛会,便与有荣焉。

    受邀的各路妖王已经来了七七八八,齐聚神猿妖王的花果山间。

    享受取经人,不单单只是吃,其本身的象征意义早超过了吃的范畴。那血肉能延年益寿不假,可这对于寿元绵长的妖王而言,已经无需锦上添花。

    吃的是一种意义,所以得讲究仪式感。

    僧人送上山后,便被关押起来。

    说是关押,其实所处在的环境相当不错,是个园子,鸟语花香,活动的范围不小。僧人在此,日常三餐都被取消了,只能喝山峰上的甘泉水。

    水通肠胃,能把脏腑洗刷干净,那样吃起来更为美味可口,而无需再开肠破肚,进行宰杀。

    今年的盛宴,对于主菜的做法已经定下来了:整只活烹。便是设置烹台,把僧人剥干净了,放到台上,下面施以猛火,直接烹熟后,各路妖王便能起筷,一块块扒拉来吃。

    整个过程,十分的残酷。

    僧人已经从小妖那儿获悉做法,只微微一笑,念了句“善哉善哉!”

    很是淡然,仿佛那将要被摆上烹台的不是他,而是别人一样。

    呆在园子里,僧人行动不受限制,不过从早到晚,他都是盘膝静坐,念诵经文。有《往生经》,有《金刚经》,还有《楞严经》。

    如斯养得数日,时候到了,便是盛宴正式开始的日子。

    并不是所有妖王都来了,一些妖王与神猿妖王有积怨,不受邀请,请了也不会来,来的,一共有六位妖王,齐聚山上。南海龙王也发了邀请,不过来的是座下龟丞相。

    这只老龟修为高深,不差妖王多少。

    盛宴开张,有主菜,自然有其他配菜。无一例外,都是山珍海味,仙果玉浆。

    却说那龟丞相未入座前,先去找那袁将军:“袁将军,敢问一声,那活捉取经人的大妖在哪儿?”

    袁将军与龟丞相有些交情,回答道:“大王安排他在潜龙潭那边修炼。”

    龟丞相一愣,压低了声音:“莫非此子与大王有旧?”

    袁将军摇头道:“应该没有,大概是大王惜才,提携了他几句。”

    龟丞相恍然道:“原来如此……”

    袁将军问:“老龟,你问他作甚?”

    龟丞相叹息一声:“前些时日,龙女纳婿,便选中了他。不料两个出宫,便了无音信了。龙王颇为担忧,派遣人手寻觅,但那龙女不知怎地,依然不见踪影,倒是这厮现了行踪。”

    袁将军笑道:“龙女风评,一向大胆,或许厌倦了,自个找地方玩去了。”

    龟丞相道:“即便如此,终究得见人,音信全无,让人生疑。”

    袁将军疑问道:“你是怀疑他把龙女害了?”顿一顿,摇头起来:“不可能,区区地仙,想要害龙女,怎么打得过?”

    龟丞相叹息一声:“这个也是疑窦之处,但不管如何,我都得找到他问个明白,否则龙王怪罪下来,我可承受不起。袁将军,便请你在大王面前知会一声。”

    袁将军面色为难,想了想道:“人在山中,用我家大王的话说,便都是贵宾,不敢怠慢。这样吧,老龟,他不可能长留山中,等盛宴过后,自然会离开,出到外面,要问什么,悉听尊便。”

    龟丞相摸了摸瘦削的下巴,沉吟道:“这样也好,不让你为难。”

    袁将军笑道:“咱家大王脾性,你是清楚的。而今龙王又不来,面子上不好交差。”

    龟丞相呵呵一笑:“龙王是临时有事,无暇脱身,否则的话一定会来的,这个我已经在神猿大王面前告罪了。”

    袁将军摆手道:“宴席就开了,不说那些,快请入席。”

    “好。”

    这山名为妖王宫,但山上设施却显得简单,不建宫殿之类,完全是露天开席,摆上石凳石桌,中间一张圆台,便是烹台,下面弄成个灶台模样,放着一根根紫文神木。

    火已经点燃,僧人赤身,被安置在台上。

    好个取经人,被烈火烹蒸,浑若无事地坐在那儿,盘膝端正,他忽而张口,口诵经文。

    这一片经颇为艰涩拗口,言语低低,听不甚分明。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几位雄壮的妖王围席而坐,高谈阔论,大口喝酒。牠们并不理会念经的僧人,甚至懒得看上一眼。僧人这番淡定做派,在妖王们看来,不外乎释家的那一套故弄玄虚的东西,倒也见过不少,显得习惯了。不管其如何从容,到头来,终是难免沦为果腹之血食。本质上,与桌上其他的菜蔬肉类,并无多少区别。

    妖王本心,个个都坚如磐石,怎会被轻易动摇的。

    牠们只等火候够了,熟了,便起筷开吃而已。

    神猿妖王坐上首,正谈笑风生,猛地有所察觉,举首看向山间。

    那儿,正是潜龙潭所在。

    “果真有些意思……”

    妖王哂笑一声,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我从天上来 http://www.2mwx.com/6_6957/ 移动版阅读m.2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