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猫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天上来 > 第两百二十九章:少主
    在那潜龙潭附近,很快赵灵台便寻了个好地方,清幽宁静,十分适合闭关。

    他寻思着龙宫方面可能另有手脚,贸然离开此地,恐怕有麻烦,不如在此闭关一番,稳固境界,过得一段时日再说。虽然未曾见着神猿大王,但其态度已经通过袁将军表露出来了,并无恶意。

    在这傲来妖国,妖族之中,神猿妖王的声名一向不俗,豪爽好客,威望十足。

    当然,这也是由境界决定的。

    当成就太乙真仙,视界心胸,早跃然天地之外,不拘泥于那些蝇营狗苟的低级算计之中。所看到的,所要渴望获得的,是另外的东西。等闲之物,早不拘于心。

    时日忽忽,赵灵台这一闭关转眼就过去数十日,而在他看来,却仿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若同刚打了个盹。

    果真是修炼无日月,以前境界低微时尚未深切体会,而今成就天仙,看那时空变化,便不同寻常了。

    赵灵台依然一身青衫,浑身无尘,有飘然出尘之意,信步出关,双眸明亮如星辰。

    “恭喜道友出关!”

    袁将军站在那儿,满脸笑容。

    赵灵台打个稽首:“袁将军好。”

    态度不亢不卑。

    袁将军不以为意,说道:“我家大王说了,等道友出关,便请上山一叙。”

    赵灵台心一跳:“劳烦了。”

    跟着袁将军走,一路见满山奇花异果,姹紫嫣红,美不胜收。

    到了山顶,见有凉亭,一位身穿金甲的猴王坐在那儿,浑身毛茸茸的,尖脸金睛,不怒自威。

    其抬头看了赵灵台一眼,忽地嘿嘿一笑,这副态度,倒让赵灵台心中放松下来。

    修炼到天仙,在大境界中,总算是正式迈上那为数不多的一阶层内。

    但也仅此而已。

    所谓“为数不多”,也只是相对而言,不管是天庭,还是西方世界,而或妖族之中,天仙境界的大修者数以百计。神猿妖王座下的几名将军,便都是天仙。

    亦非说天仙满地走,不值钱,最起码,当达到此成就,便可以有些说话的资格了。

    否则的话,神猿妖王怎会让赵灵台上来相见?

    而赵灵台看妖王,雾里看花,茫然一片,根本看不分明:这,便是太乙真仙了?

    真仙真仙,是真的神仙,掺不得假去。

    这是现阶段真正屹立在金字塔顶尖上的存在,屈指可数。无论是玄穹仙帝、还是蜀山剑祖、而或西方佛祖、几个顶尖妖王等,都是这等修为境界。

    虽然说上面还有一个万劫不磨的大罗金仙,只是那个境界目前无人能达到,是另一方天地。

    不过太乙真仙,这个境界浩瀚宽广,又分了强弱高下,不是说所有的太乙真仙都是一样的实力。其中公认,玄穹仙帝是最强的;而西方佛祖深居简出,真身不露,只显化法身,具体修炼到了那一步,外人无从知晓,也是深不可测。倒是几位妖王时常耀武扬威,最露手段。

    另外,决定实力强弱的除了本身修为外,法宝之流更是不可或缺。手里掌握着道宝的,当然是最为强横的。妖族吃亏便在此,没有可与道宝相抗衡的器物,更多的是依仗强大的身躯本体,籍此来挽回劣势。

    这一点,在一阵时期内倒还能形成一个微妙的平衡。可要是玄穹仙帝窥破天机,炼制道宝突破瓶颈,那平衡就将被打破,不复存在。

    看当前形势,距离这一步不远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东胜神洲已经是四面楚歌。

    神猿妖王目光往赵灵台身上一扫,忽道:“剑祖可好?”

    这一句话,问的赵灵台浑身一个冷颤,差点便要遁飞而逃。一时间,脑海嗡嗡作响,不知对方是什么意思。

    妖王一摆手:“道友不必惊惶,你的身份,其实我早已知晓。”

    赵灵台作声不得,他自持有造化金钱加持于身,气息收敛隐藏得深,神不知鬼不觉的,不料早被人窥破了去。如果神猿妖王对造化捡钱有意,只怕早出手掳掠了。但转念一想,剑祖传道宝下来,是给予此宝,让赵灵台当本命物用的,其中施展了神通,浑然一体,再想剥离出来,并不容易。

    然而这个并非是充分理由,以太乙真仙的手段,想要做到也不算难,无非耗费点时间罢了。

    妖王目光深邃,悠远,又道:“道友既已出关,便请下山去吧,山下有人等候多时。”

    “是。”

    赵灵台只说了一个字,就又转身下山去了。

    后面,神猿妖王依然端坐在凉亭中,嘴里忽而喃喃道:“变数异数,何谓天数?嘿,一个个苦心钻营天道,谁能先踏出那一步?”

    到了山下,赵灵台就见到了方寸山。

    这名身材矮小脸上有疤的恶汉子见到他,上前躬身行礼:“方寸山见过少主。”

    “少主?”

    有了神猿妖王的点破,赵灵台神色自若了不少:“你知道我?”

    方寸山恭声道:“剑祖老人家早有安排。”

    赵灵台闻言,脑海有灵光闪过,似乎一下子明悟过来。蜀山剑祖何许人物,几乎是顶尖的存在,掌握偌大神通手段。他虽然在与仙帝的争斗中落败,真身沦为阶下囚,但不代表他就束手无策,什么安排都没了。

    一缕分身,带着造化金钱借着赵灵台的身子遁藏人间,是一个策略;

    而在仙域之上,蜀山一脉关系无数,自然还有另外的着落。

    这些事情,在人间时剑祖并未多说,但显而易见,更何况那时候赵灵台不过一介低阶修者,许多东西,说也是白说。

    现在,赵灵台成就人仙了,方寸山现身参见,表明了态度。

    第一时间,赵灵台问道:“当下剑祖究竟如何了?”

    方寸山沉声道:“此事不如回到少主门庭处,再慢慢道来?”

    他知道灵台山的存在。

    “好。”

    赵灵台答应的干脆。

    两人腾云驾雾,飞回灵台山。回到山上,林中流等弟子前来拜见,见得师尊境界跃升,一个个喜出望外,更添钦敬。

    站在大厅中,方寸山并不落坐,看着像是个仆从一般。从某种程度上讲,反而把原本属于阿奴的位置给“抢”了。阿奴很奇怪,他虽然看不破方寸山的真实修为如何,但肯定对方十分强大,强大得甚至要在赵灵台之上。

    那么,如此强大的人物,怎么对师尊毕恭毕敬的?

    方寸山昔日便是剑祖随从,他认了赵灵台的身份,显然是把赵灵台当做剑祖来对待了。

    赵灵台让众弟子出去练剑,这才与方寸山叙话。一番言语下来,前因后果,尽数了解,真相惊人:

    当年剑祖落败,真身被囚——但其实,那同样是一具化身而已。而真正的真身真灵,已经在恶战中遭受重创,涣散分裂了。分裂的部分,各自散落在分身之上。

    其中一点,就在人间,受天地法则的限制,实力大损,并最终陨落。倒不是说完全消失了,而是融进了造化金钱内,成为了其中一部分。

    这是真正的养分,使得赵灵台能够十分快速地炼制此宝,化为己用。

    可以说,剑祖是用生命的代价为弟子铺路。

    也许赵灵台并非是他想要的那种可以传承衣钵的弟子,毕竟出身太低,但身在人间,为了不让造化金钱落入玄穹仙帝的手,剑祖只能选择这么一条路,不得已为之。既已选择,便不惜余力,帮赵灵台披荆斩棘,开辟道路,好节省时间。

    显然,赵灵台受益匪浅,短短时日成就天仙,便是最好的证明。他本来的资质不俗,加上因缘巧合修炼了《斩尸经》,所走的路另辟蹊径。

    而被仙帝镇压的那个分身真灵,也已经被炼化掉了。

    这么多年了,仙域之中,不少人还以为剑祖只是真身被镇压,所以抱着这一份希望。而天庭方面,亦未道出实情,大概是顾虑到大小神仙的感受,免得他们生出兔死狐悲之意。

    毕竟当年,在上古时代开始,仙帝与剑祖便是结拜兄弟的关系。

    兄弟反目,炼化真灵,名声须不好听。

    虽然说名望之类,都是浮云,但身为仙帝,显然其还有一分顾虑。

    这事方寸山却知道得清楚,皆因有剑祖有一点真灵就依附在他的身上。

    另外,方寸山也在第一时间明确了赵灵台的身份。

    真灵之间,存在着某种玄妙的感应。

    因此,其实在大唐时,方寸山的出手,便是故意制造混乱,吸引走庆佑星君的注意,帮赵灵台打掩护的。而那时候,赵灵台被人注意,如芒在背的感觉,亦是真实无误。

    赵灵台恍然大悟,却又有了新的问题,最为关键的是,依附在方寸山那儿的剑祖真灵是什么样的。

    但见方寸山拿出一物,托在掌心处,正是一方袖珍的山峰。

    赵灵台见过这山峰,知道是方寸山的本命法宝,可大可小,威力巨大。

    嗡的一下!

    这山峰光芒大作,有气息流露而出,就见一人显现,盘坐在那儿,白发白眉,正是剑祖。( 我从天上来 http://www.2mwx.com/6_6957/ 移动版阅读m.2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