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猫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血源入侵 > 第22章、灵视
    “这怎么能是跟踪呢,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帅气青年笑得非常开心,让韩诗和杨柯都看的有些怀疑人生。

    尤其是韩诗,她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自己的竞争压力,并不只是来自同性。

    杨柯则想的更多一些,因为帅气青年一直在盯着他旁边的小骷髅看,而且眼神颇为火热。

    他是冲这只小骷髅来的?

    帅气青年从泳池里爬上岸边,韩诗的视线跟随着他的八块腹肌,眼神带着淡淡忧伤。

    两人相对而站,杨柯挺了挺腰板,发现他们好像也差不多高。

    “之前在地铁站你要赶地铁,所以没能好好向你自我介绍。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吕安,是一名私家侦探。”

    吕安主动伸手向杨柯表示友好,但后者并没有和他握手,而是疑惑道:“私家侦探?私家侦探找我做什么?”

    一个可以看到小骷髅的私家侦探,杨柯本能觉得对方来者不善。

    吕安坦然道:“因为我受人之托,来调查你。”

    杨柯顿时惊了,我去,你还能再直白点么。

    对方说的太直接,以至于杨柯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而且吕安说话似乎不懂得避讳,这里明明还有其他人在,他又是提信使,又是说调查的,他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和正常人不一样么?

    杨柯见韩诗的表情已经开始变得有些奇怪,于是他赶忙道:“韩诗,我觉得我遇到神经病了,要不我们报警吧。”

    报警两个男人在她面前秀恩爱么?

    在韩诗看来,吕安说的什么私家侦探,什么调查的,应该都是土味情话。

    真正的侦探怎么可能会当着被调查者的面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样的搭讪方式她见过不要太多,但是从帅哥口中说出来的感觉果然不一样。

    “你们两个聊吧,我去找孟元航去了。”

    韩诗感觉自己再看下去,就要吃杨柯的醋了,所以果断选择了离开。

    吕安看着韩诗游泳离开,然后冲杨柯挑了挑眉道:“我们要不换个地方?”

    杨柯冷笑道:“你觉得我会傻到任你摆布?”

    “我请你吃饭,西冷牛排,怎么样?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不错的西餐厅。而且,看你的情况似乎还没和这只信使订立契约,如果你想知道一些相关情报的话,我也可以告诉你一些,我对信使还算有些了解。”

    ……

    ……

    一家西餐厅内,杨柯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与吕安相对而坐。

    在游泳馆只要买过单日的票后,可以用临时通行证自由进出,所以杨柯和吕安只需要穿好衣服,出来吃饭就好。

    吕安的直视让杨柯感觉有些别扭,两人的牛排上来之后,等服务员一走开,他便忍不住道:“所以,条件是什么?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杨柯说完,发现吕安已经开始大口吃起了牛排。

    他微微皱眉,吕安的吃相非常糟糕,和他的帅气外表很不匹配。

    话说他关注别人吃相干什么,既来之则安之,杨柯最近开始尝试厚脸皮的生活方式,反正别人请客,不吃白不吃。

    想到这里,杨柯拿起刀叉,将盘子里的牛排切下一小块,正准备叉起来送进嘴里,但他注意到牛排中残留的未熟血丝时,却突然失去了所有胃口。

    因为治愈之血的问题,杨柯现在对血非常敏感,他总是忍不住幻想自己兽化后的样子,担心自己的下场也会和张有成他们一样凄惨。

    吕安将盘子里的牛排吃完,只用了不到两分钟,他见杨柯还没开吃,于是问道:“怎么不吃?不合你的胃口?”

    “我没胃口。”

    “是么,浪费了就太可惜了,我来帮你吃掉吧。”

    说完,吕安端过杨柯的那一盘牛排,又大口吃了起来。

    两分钟后,吕安放下空空如也的盘子,擦了擦嘴,打了一声饱嗝道:“呼,真不错,我经常来这家西餐厅吃牛排,今天借你的光,可以一次吃两份,实在是太爽了。”

    杨柯没有接他的话,而是道:“现在你总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吕安喝了口水漱了漱口,然后咽下去道:“为什么你总是这么着急?人生有这么多美好的事物,应该好好的用心享受才对。”

    “我可没你这么闲。”

    杨柯发现他根本摸不清眼前这个人的路数。

    因为见了一面,就直接跟踪了过来。

    自称自己是私家侦探,虽然确实可以解释跟踪的问题,但杨柯并不相信。

    跳水技术高超,身材好,颜值高,但行为举止却特立独行。

    当着韩诗的面说出信使和跟踪,在西餐厅用手抓牛排吃,毫不在乎别人的眼光,看似坦荡却心思深沉。

    这个人从头到脚都透露着古怪。

    “好吧好吧,我说就是了,”吕安指了指坐在杨柯旁边座位上的小骷髅道,“信使是一种很特殊的存在,它们介于真实和虚幻之间,普通人之所以看不到它们,是因为他们还没开启灵视。”

    “等等,灵视?”吕安再次提到一个杨柯完全不懂的名词。

    “你连灵视都不知道?这么说你还真是够幸运的。”

    吕安看杨柯的眼神发生了一些变化,他接着道:“灵视说白了,就是让你看到未知存在的能力,至于开启灵视的契机因人而异,很多组织有他们固定开启灵视的办法,不过很多普通人突然开启灵视的原因,大多是因为他们或接触过某些特殊物品,又或者受到了某种刺激所以突然开启。”

    “开启灵视的瞬间我们是可以感觉到的,比如你脑袋一疼或者眼睛突然模糊一下,然后突然间听到了什么以前听不到的声音之类。”

    杨柯一边听吕安的解释,一边回想自己这两天的经历。

    按照他的说法,杨柯开启灵视的契机,可能是有两个,一个是血瓶吊坠第一次抖动时,他脑海中出现的诡异呢喃,另一个是他在读卡格尔日记时突然发生的脑袋阵痛。

    杨柯更倾向于第二次,因为在那之前,他从未看到过小骷髅的存在。

    趁着杨柯思考的时候,吕安偷偷摸了摸小骷髅的脑袋。

    小骷髅对吕安明显感到畏惧,在被摸的时候它甚至都不敢继续抖动脑袋。

    杨柯注意到这点,默默提高了对吕安的警惕。

    吕安摸了一会儿,然后心满意足的继续道:“现在说回到信使,信使的作用其实我知道的也很有限,只知道它可以帮你传递信息,一些不方便用电话传递的消息,可以用信使来传递,不过前提是你要和信使签订召唤契约。”

    “一般信使只有在自愿的情况下,才会和人类签订契约,不过也有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如果你强到可以让信使屈服,同样也能让它为你所用。跟着你的这只小骷髅看起来非常执着,估计在你同意和它签订契约之前,它是不会消失的。”

    吕安说完,又想去摸小骷髅,结果这次它果断藏在杨柯身后,不让对方得手。

    他悻悻的收回手,看着小骷髅颇为羡慕道:“我一直都想要一个自己的信使,可惜没有信使愿意跟随我,哪怕只是很短的时间。”

    “如果你想要,我可以把它送给你。”

    杨柯的话让小骷髅浑身颤抖了一下,它似乎感到非常震惊。

    小骷髅跳到杨柯怀上,朝他拼命的左右摇头,像是在告诉他你不能这么做。

    “哈哈哈,这只信使很明显只想跟你,它是不可能和我签订契约的。不说这些,杨柯,你还有别的问题要问么?”

    “有。”

    “尽管说。”

    “你说你是被雇佣来调查我的,我想知道是谁雇佣的你。”

    “抱歉,作为一名私家侦探,我有我自己的原则,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

    吕安拒绝的非常果断,不过他又接着道:“除了这个问题,其他的我都可以回答你。”

    杨柯摇了摇头道:“没了,我只要这个问题的答案。”

    “这就有点麻烦了,”吕安挠了挠头,似乎没想到回出现这样的结果,“我本来以为你会问我为什么这么老实的回答你的问题,要知道有关信使的情报虽然不是什么绝密,但一般人想要了解的话,也得费一些周折。”

    杨柯沉默的看着吕安,没有说话。

    后者大概想了两三秒,然后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实话说了吧,雇佣我调查你的人,名叫孙宏利,他是张有成的生前好友。”

    杨柯没想到吕安这么容易的就说出了雇佣他的人的名字。

    说好的侦探的原则呢?

    虽然杨柯确实知道张有成有一个叫孙宏利的朋友,但对方会不会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加以利用用来骗他?

    似乎知道杨柯不会轻易相信,所以吕安从手机中调出一张合同照片,上面的甲方签字,正是孙宏利。

    杨柯看到吕安手指着的名字后,正打算细看这份合同的具体内容,结果对方立即收回手机,然后耸了耸肩道:“如果这样你都不相信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

    “是不是真的,我自己会去调查。”

    吕安的行事风格杨柯果然还是看不透。

    不过至少让他有了一个方向。

    孙宏利,张有成曾经请杨柯和这个人共同吃过饭,但那次的经历,并不是很愉快。

    如果是他的话,或许真有可能用出请私家侦探调查他的恶心手段。

    “那这么说,你想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接下来,也该说说我的事情了吧。”

    “你说吧。”

    杨柯不是傻子,对方既然能把最重要的委托人都说出来告诉他,肯定是想从他这里得到更重要的东西。

    只是杨柯想不出来这个东西会是什么。

    他对神秘未知事物的了解非常有限,他本身的职业,估计对方也不感兴趣。

    吕安按了按手道:“放轻松,不要这么戒备,我想让你做的事情其实非常简单,就是让你见一个我的朋友。”

    杨柯皱眉道:“你的朋友?他为什么找我?”

    “这个你就和他当面说吧,他已经在餐厅外面等着了,如果你同意的话,我现在就把他叫进来。”

    杨柯看了看周围,这里有服务员,也有监控,更是在人流密集的大街旁,对方除非是亡命之徒,否则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而对方如果是兽人的话,在这里见面反而比不期而遇要更好。

    杨柯之所以选择坐在窗户旁边,就是因为一旦发生危险,他可以直接破窗逃走。

    哪怕因此可能要用一次自愈,但也总比直接被杀强。

    而且杨柯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朋友,能比吕安的委托人还要重要。

    “让他进来吧。”

    “太好了,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吕安拿起手机拨过去一个号码,很快对方接了起来,然后他笑道,“张奶奶,他同意了,你们进来吧。”

    张奶奶,一个老人想见他?

    没过一会儿,一个头发花白、面部慈祥的老奶奶走了进来。

    杨柯仔细看了看对方的样子,确认自己根本不认识她。

    不过就在他打算开口询问对方见他的原因时,从老奶奶身后突然冒出一个小孩。

    这个小孩开心的冲杨柯挥了挥手道:“叔叔,我们又见面啦。”( 血源入侵 http://www.2mwx.com/6_6969/ 移动版阅读m.2m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