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猫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血源入侵 > 第40章、祷告词
    小男孩气呼呼的走了。

    杨柯靠坐在墙角,眼神带着悲伤。

    他现在没有力气去想自己经历的事情,只希望母亲能从那种永无天日的黑暗中,快点解脱出来。

    哪怕有可能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刚才与母亲共感时的感受杨柯依然记忆犹新,当时周围混乱的声音中,他清楚的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真的不行了么?”

    “病人脑部损伤严重,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基本醒不来了。”

    “要不你再试试?他们家的情况,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警察同志,希望你能理性一点,病人长期营养不良,身体非常虚弱,如果让她好好养着,或许还有一丝醒来的机会,但如果再进行手术,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她体力不支,死在手术台上。”

    是的,杨柯明白这个对话意味着什么。

    植物人,他的母亲变成了植物人。

    正常的医疗手段已经对母亲不起作用。

    所以杨柯只能指望那个所谓的不死人,或许可以给自己带来惊喜。

    “听说你已经开启了那个叫猎人梦境的东西?那可是个好东西,我之前也尝试过,可惜根本没有。”罗明从台阶上走了下来,蹲在杨柯面前,见他根本不理自己,于是笑道,“你怎么不说话?你不会是因为我出卖了你,所以记恨我吧?咱们可是朋友,相互出卖不是很正常么。”

    杨柯皱眉道:“朋友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嗯~杀人备胎?替罪羊?怎么都可以,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成为我的朋友,因为他们都太无聊了,但你不同,你懂我,让我非常开心。”

    杨柯不想继续罗明的变态话题:“刚才那个不死人,也是你的朋友?”

    “嗯,是啊,我无聊的时候就会杀他玩,他也很乐意我这么做。他的不死能力可真是让人羡慕,如果我有这样的能力,绝对先把这里的人都杀光,然后跑到大街上去,边走边杀,想想都痛快。”

    “他被关在这个地下室多久了?”

    “被关?没有啊,他可以自由出入这里,根本没人管的。”

    “自由出入?那些医护人员就当他不存在?”

    杨柯突然觉得这家精神病院也有问题。

    不过也有可能是哪个医生的孩子。

    算了算了,管这么多干什么,反正他也快活不成了。

    只要能把母亲救醒,管他是个什么东西。

    一直到深夜十一点多,小男孩回到地下室,把一个手机丢给杨柯。

    杨柯打开手机,点开视频。

    视频画面里,杨柯的母亲一脸已经醒来,周围围满了震惊的医生和警察。

    因为母亲不仅仅是苏醒,她脸上的淤青,身上的外伤,全都消失不见,甚至就连皮肤都比以前光泽水润了许多。

    杨柯的手指轻轻在手机屏幕上划过,眼中闪烁着手机的微光。

    “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你不用管,现在该你完成交易了。”

    “我想给她打个电话。”

    “希望这是你的最后一个要求。”

    杨柯起身朝外面走去,因为罗明在精神病院里行动不方便,所以没有跟着他出去。

    来到光辰精神病院外面,杨柯的手机一恢复信号,突然收到三个未接来电。

    紧接着第四个打了过来。

    杨柯接起电话,那边立即传来一个激动的声音:“喂,是杨柯吧,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妈醒了!哈哈。对了,还有一件事对你来说或许也是个好消息,你爸被评定为精神病患者,接下来一段时间,将被送进光辰精神病院治疗,你的案子也转为了民事案件,等你爸的精神病治好以后,我们再对你们家进行民事调解。”

    杨柯记得这个人的声音,他是那个放他出来的警察。

    “谢谢警察叔叔。”

    “这有什么好谢的,只能说恶人自有天收……”

    啪!

    “小刘,怎么说话呢?”

    “啊?!对不起梁队,我不知道您在旁边。杨柯,我不跟你说了,我就在你妈病房外面,你妈现在状态不错,我把电话给她,你和她说吧。”

    电话里响起一阵警察的道歉声,看来他刚才的话把领导给惹火了。

    接着响起母亲和警察对话的声音。

    “我的电话?”

    “是我给你儿子打的,告诉她你醒了的事情。”

    “哦哦,好,”杨柯母亲接过电话,声音温柔道,“喂,小杨啊,昨天你吓坏了吧,妈已经没事了。”

    “嗯,没事就好,妈,我今天上班迟了,所以和同事换了夜班,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

    “是么,那你工作一天吃得消么?”

    “我白天睡了一天,院里的阿姨还给我苹果吃,现在精神头正足呢。”

    “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是啊,妈,我得去值班了,先不说了,明天见。”

    “哎,注意……嘟嘟嘟。”

    杨柯没有听到母亲最后的话,已经挂断了电话。

    他把手机装进口袋,绕过院里的人,重新回到地下室,对小男孩道:“我们重新开始吧。”

    小男孩笑道:“还算你有良心。”

    罗明道:“朋友,你放心的去吧,你交代我做的事,绝对帮你搞定。”

    杨柯可不信变态说的话。

    他闭上眼睛,在小男孩的仪式中重新回到梦境,在书房的摇椅上睁开眼睛。

    杨柯突然感觉肩膀一阵剧痛,惊讶的发现肩膀的伤居然还在。

    只是不像刚才流血流的严重。

    之前拿到的钥匙此时还在手中。

    杨柯捂着肩膀从摇椅上站起来,看到地上躺在血液中的独眼书,小心的绕过去,走出书房。

    再次来到一号房间。

    他正准备按照小男孩的说法躺进棺材里,突然注意到在地上的棺材盖内部,写着几行中文:如果你不想被邪神控制,进行仪式时,请念出以下的祷告词。

    不存在于世间的真主之眼,

    沉睡于灼日下的万物之源,

    您忠诚的眷者向您祈祷,

    治愈之门已经开启,

    请允许我为您贡献力量。

    在一个充满西方色彩的建筑中,看到一个中文书写的祷告词,让杨柯很是震惊。

    这段祷告词是什么意思?

    不存在于世间在哪里,宇宙么?

    沉睡于灼日下,是说太阳底下?

    但是这样理解好像太直白了一点。

    如果真的有神的话,那这些祷告词,可能有更隐晦的含义。

    至于眷者,杨柯理解为随从。

    治愈之门,不会是一号房间的木门吧?

    总感觉奇奇怪怪的,但不知为何,这段祷告词,对杨柯有着很强的吸引力,让他忍不住的想要去思考,去默念。

    小男孩见杨柯半天没有回复,于是问道:“你躺进去了么?”

    “哦,差不多了。”

    杨柯尝试将地上的棺材盖抬起来,意外的发现很轻,他单手都能拿得动。

    于是他将棺材盖半盖上,然后躺在里面,将四种材料放在自己身上,然后道:“好了。”

    “好,接下来你重复我说的话。”

    “不洁与堕落的深渊之主,

    不死不灭的轮回之神,

    您忠诚的使者在此向您祈祷,

    治愈之门已经开启,

    请允许我为您贡献力量。”

    杨柯听小男孩说完祷告词,发现和棺材盖内部的祷告词有两句不一样,而且还有使者和眷者的区别。

    他虽然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但如果有活下去的希望,他依然愿意将其抓住。

    只是无论是小男孩,还是棺材盖上的祷告文,杨柯都不知道他们是好是坏。

    所以选择哪一个,让杨柯犯了难。

    直接按照感觉来吧。

    反正都不知道。

    小男孩的祷告词祈祷的对象是深渊之主,轮回之神,听起来有点像是死神,感觉都不是什么好词。

    而棺材盖上的祷告词祈祷的对象是真主之眼,万物之源,虽然真主之眼想象起来有点瘆人,但万物之源,似乎还是偏向正向一点的。

    不管了,就选棺材盖吧。

    “我有个问题。”

    “……还有什么问题。”

    “祷告词默念有用么?”

    “在猎人梦境中,默念和开口效果都一样。”

    “那好,那我默念了,实在是开口的话感觉有点羞耻。”

    “随便你,赶紧开始吧,不要浪费时间了。”

    “好。”

    杨柯闭上眼睛,脑海中回想着棺材盖上的完整祷告词。

    等他祈祷完第一遍后,半开的棺材盖突然完全盖死,紧接着身上的四个材料渐渐融入他的体内。

    而默念着祷告词的杨柯,对此却恍若未觉。

    一只小骷髅出现在棺材外面,捡起被杨柯放在地上的钥匙,它拿着钥匙一离开一号房间,一号房间的门嘭的一声关上,并自动上锁。

    小骷髅咯吱咯吱的穿过一楼大厅。

    大厅里富丽堂皇的装饰,迅速的出现了腐朽。

    小骷髅来到二楼书房,将钥匙重新放回书桌右手边第二个抽屉中。

    然后它又爬到书桌上,拿起那顶黑色礼帽,顺便看了一眼墙上重新开始正常工作的摆钟。

    摆钟的秒针不再停滞不前,而是滴答滴答的正常转动。

    随着秒针的移动,书房窗外的天色迅速变化,由黑夜变为白天,又由白天变为黑夜。

    秒针转了三圈,外面春夏秋冬过去一年。

    小骷髅不再看摆钟的工作,拿着黑色礼帽来到隔壁的卧室,并将礼帽挂在了卧室的衣柜里,与一件黑色风衣放在一起。

    它站在旁边欣赏了一会儿,然后关上衣柜,回到书房的摇椅上,美美的摇晃起来。( 血源入侵 http://www.2mwx.com/6_6969/ 移动版阅读m.2mwx.com )